快捷搜索:

张艺谋到现在还没有学会,我的陆川情结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09-07
摘要:   《可可西里》这部在中国第一无人区拍摄而成的影片通过真实感动而震撼了我,这是我看陆川的第一部作品,大概从此有了陆川情结。《南京!南京!》因为历史题材的压抑不想看

   《可可西里》这部在中国第一无人区拍摄而成的影片通过真实感动而震撼了我,这是我看陆川的第一部作品,大概从此有了陆川情结。《南京!南京!》因为历史题材的压抑不想看,但是却又抑制不住自己的陆川情结就来到电影院看完了这部电影。
    这是一部看了觉得不遗憾但是却很压抑的电影,历史总是真实的,面对巨大的创伤我们是会压抑的,但是电影不仅仅表现的是历史,它还有别的一些东西,比如审美,比如人性。
    《南京!南京!》是一部黑白片,看完以后同学问我时我却反应是一部彩色片,是我给它加了颜色吗,后来看到本片摄影师曹郁说:“黑白片会增加拷贝发行成本,所以需要用彩色胶片拍摄。我们要用彩色胶片拍摄,然后输入电脑,经过加工,从电脑输出,印到彩色胶片上,但却呈现黑白效果。”这是技术性问题,我个人认为这样处理还是很遗憾的。
    观看电影的时候大概是哭了四次的,第一次是在战俘高喊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的时候,有人说这段其实是很突兀的,可能是情绪到了,就没有注意突兀的问题。第二次是唐先生的女儿被日本兵扔下窗户,给唐先生特写,画面定格在唐先生无声嚎哭而无法闭拢的大嘴。第三次是在挑选100位慰安妇,小江率先举手的镜头,这已经不能用觉悟来形容了,这就是人性。第四次是唐先生在被枪毙前,用一种特别幸福的口吻对行刑的日本军官说:“你晓得吧,我老婆又怀孕了!”是这样的,生命是代代相续的,诚如最后一个镜头蒲公英的种子又随风散落到任何一个地方,一个伟大的民族靠的就是这些种子。     

《南京!南京!》不是电影是历史

           从《南京!南京!》首映的影院里出来,商业街上依然人声鼎沸,人潮如水。父母们大声叮嘱小孩们跑慢些,脸上却带着暖暖的笑容;情侣们正在讨论晚饭去吃什么,商铺里的小贩们和往常一样,大声地叫卖着自己的物品。我默默地点上一只烟,身旁的老婆关切地问:“怎么又抽烟啦?”“这不是为我点的。”我小声地说。
        我喜欢的波兰画家兹德齐斯洛·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一生只画地狱般颓废和恐怖的景象,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几十年前那场前所未有的世界性战争。战争的巨大扭力,可以让普通人变成恶魔,这在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上得到了见证。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们,比如我们,很难想像人类怎么会对自己的同类做出如此的暴行。《南京!南京!》里,导演用他的方式,告诉了我们他的理解。
        刚刚进入南京城的日本士兵们除了兴奋之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城墙啊!”),还有一丝胆怯和紧张,他们在看到一整座教堂的老弱平民举起双手投降时,都被吓得用颤音去找援兵。但之后对中国士兵的屠杀,逐渐泯灭了他们的人性。有一个十分震撼的镜头:日本士官慢步登上高处,俯视着刚刚用机枪批量屠杀掉的中国士兵尸海,看到了那种地狱般的场景后,日本士兵们也就逐渐变得不再是人类了。
        陆川的黑白片影像十分凌厉,片初诸多中国人的面部群像特写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而纪实电影般的手持拍摄也让这种凌厉的画面感变得更加强烈。毫无疑问这样的处理会让片子的情绪更加极致,也许有人不认同这样极端情绪化的处理方式,但我觉得任何中国人只要一谈到南京大屠杀,基本是很难保持理性的。那场慰安妇们在教堂里举手的场景的影像,一只只柔弱的手缓缓举起,仿佛油画般的画面,充满了悲悯的气氛,很多观众在这个场景流泪了。
        我个人非常喜欢片头那场中国士兵的抵抗战,真实巷战的紧张感,完全被这场手持式拍摄的段落体现了出来,看得出来导演对以往战争电影(《拯救大兵瑞恩》)的处理方式的借鉴。这个段落里的镜头仿佛是一个跟随在士兵旁边的眼睛,要拍出这样的感觉,对场面的调度的难度极大。而片中很多张力实足的静场处理(比如唐先生的枪决场景,日军占领南京的庆典游行场景),让人感觉是能拍出这些镜头的导演只能是黑泽明附身了。这也让我们对陆川导演今后的作品更有信心。
        日军士官角川的视角,让影片多了一份国际化的视角,也让南京题材的影片,多了一份除了以往影片都有的控诉情绪之外,一份悲悯的大气。通过对日军长官、日本慰安妇百合子、德国人拉贝先生、甚至是那两个骑自行车闲逛的日军士兵的白描,让这部影片的角度更加全面,也比以往的南京题材影片显得更有深度。
        角川在片尾时说,活着比死更艰难,对于看到了战争对美好人性的摧残的他来说,的确是这样。但唐先生在死时笑着说,我的太太又怀孕了。是啊,骨血可以延续,精神能够传承。哪怕是在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候,人性的光辉也还能够闪烁着虽然很暗淡,但却不会熄灭的光。虽然阿多诺1955年出版的文集《棱镜》里有一句被广为流传的话,“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但我仍然相信,哪怕就算是像1938年的南京那样的死城,一样也有一些地方,鲜艳的花朵会开放,因为有希望,永远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拖了半个月,我终于走进电影院,在所有争议与批判声中看完了《南京!南京!》。在这之前,我没看过有关这部电影的任何影评,一切与之有关的文字以及其他,我没有在意,尽量让自己保持一种中立的常态,毕竟,我只会相信我看到的,真真切切的《南京!南京!》。

如果不是《辛德勒的名单》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奥斯维辛!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要感谢陆川!把南京大屠杀,从简单的数字、高度的概括性的叙述,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活生生的故事!在我看来,《南京南京》不是电影而是一堂活着的历史课,这一课我们迟早要补上的。
听说,当年冰心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写一部关于甲午海战的书!而最终没能成书的原因,是每当老人提起笔来,总是忍不住嚎啕大哭无法自已!听说,张纯如当年搜集有关日军在南京罪行时也是常常悲愤交加,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真有这等泯灭人性的兽行。而张纯如最终的自杀,也正是因为饱受这些真实而残忍的事实的折磨,抑郁压抑不得纾解!
从影片中可以感受得出,陆川忍受着怎样的悲、痛、恨——从10几个日本兵俘虏几百人可以看出来;从唐先生的堕落与救赎可以看出来;从江一燕的挺身而出可以看出来;从拉贝先生的临别一跪可以看出来……
全片的镜头运用都相当克制。完全能够感受到,陆川在刻意回避中国导演习惯性的近景镜头渲染情绪表达导演倾向的老套;在表现日军残暴、恣意、草菅人命时,很多场景刻意回避了近景镜头。尤其在日军把唐先生女儿抛下楼时,导演甚至没有给孩子坠楼后一个镜头交代!刻意的回避老套的渲染和煽情,带来的更多是思考,或者叫做反思!
整个观片过程,常常有种在看纪录资料的感觉!灰冷、朴拙、追求还原本来面貌!郭沫若说过,创作灵感产生的时候常常感到血液近乎沸腾的烧,可是真正提笔的时候却要等到心灵冷静到手指冰凉!带着一个被热血冲撞得青筋暴跳的头脑,只能带给我们煽情而无法引导我们思考!而无法思考的电影最多算得上卖座,却永远无法奢谈“伟大”!
如果说刻意回避渲染日军残暴罪行的的镜头为陆川的思考提供了空间,那么关于人性深刻变化的近景系列镜头,则引导我们关注战争大背景下小人物的挣扎与扭曲。关于刘烨是、关于角川是、关于唐先生是、关于姜老师也是。凡是关于小人物的选择、挣扎、扭曲、救赎,导演并不吝啬近景系列镜头,通过木讷的眼睛、扭曲的脸、抽搐的嘴,战争对于人性本体的摧残令人震惊!发动战争者,无非是要满足本人或者本民族的欲望;而当战争的手段真正付诸实施的时候,无论加害者还是被害者,哪一个又能逃脱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戗戮?
记得有位研究历史的老先生说过,对待历史人物要有“历史的同情心”。什么是“历史的同情心”?就是设身处地、就是感同身受、就是换位思考!假设你是唐先生,你会选择坐以待毙还是卖友求荣?你会选择保家还是卫国?不要把你的选择轻易的说出口,带着“历史的同情心”,送走自己的妻子,你真的敢坦然面对死亡的行刑柱?
不能说没有遗憾。抛开战争正义性的简单判断,试图找到一个人性层面的思考切口,陆川的思维水准已经是国内很多导演望尘莫及的了。但是,在表达的手段上、在剧作情节的设置上,能否不那么简单?能否不那么“中国惯性”?很多桥段,还是太眼熟了。尤其是最后,安排小豆子和老陈(?)逃出生天后的一段,谁都觉得突兀、谁都知道那是导演的倾向、导演的良好愿望!可惜,到了影片最后陆川还是露出了中国导演的小尾巴:)
不能说没有遗憾。高圆圆的表演是她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但是还是不能开口说话、一说话就暴露了台词功夫不过关的老毛病!
不能说没有遗憾。比如配乐,基本上成功的做到了图解!缺少声画之间的对立、缺少举重若轻的自如和音乐层面的思考!很多地方顺拐了,反而落入了俗套的窠臼!
但是,还是要感谢陆川!并且更加看好陆川,在30多岁的时候学会了克制;顾长卫是在40多岁时拍的《孔雀》里才学会的;而张艺谋直到今天都还只知道铺张和恣意而为不知克制为何物……

看这部片子之前,我曾用“好看”或“不好看”来作为某一部电影的评价,然而,看完这部黑白片后,我深感自己的愚钝——电影应该用“好”来形容,而不是“好看”。是的,我想说的是,《南京!南京!》是一部好电影。一部好电影和一部好看的电影有很多不同之处,而最大的不同是,好电影是有责任感的。《南》不是一部专门迎合观众、政治群体、愤青、电影总局、大牌电影评审的口味而拍的“好看的”电影,纵然它不完美,纵然它有缺失,但它仍是一部有责任感,真诚的好电影。

P.S.:
不能说没有亮点。范伟塑造的唐先生是亮点!真实、可信、发人深思!尤其是夫妻生死离别的对白“我下个月的薪水一定准时交给你”“你吃东西的时候要小心点”。唐先生的死,肢体的造型非常好,人死真的就是那么个样子、就是那么没有任何伟大或者渺小的意义,真的就是那么毫无生气的一具皮囊!可是,这任人宰割等待处理的皮囊,却真的就是一个小人物最后的救赎,唐先生用死射出唯一一颗子弹,穿透了***队长的心。用自己的死,敌人的心。
不能说没有亮点。手提摄像,是至今为止我见过国内导演运用最好的、最恰当的一部电影;美术非常认真,几乎还原了历史的面貌,毫无间离感,美术功不可没;烟火特效,很好!真实!

4月22号,《南》全国上映。在此之前,一张张冷峻的黑白海报早已踏遍中国各个角落,不管你心理上接受与否,它还是以一种游离于主旋律的姿态让中国人记下了它,包括那些受过历史蹂躏的心灵尚存伤痛的人……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我没有经历过这场惨绝人寰的绝世浩劫,或者说,这种残酷的历史片段,只能由书本,电影。图像直接嫁接到我的脑细胞里。没有人敢说他所看到的听到的百分百都是最客观的历史描述,因为,他没有与历史共存过。纵使他生活在某段历史当中,也无法保证他所接触的历史是全面的真实的。新闻学的关于新闻真实性中有这样一个概念:新闻真实性不仅在于单个真实,还在于整体的真实。假如一份报纸上报道的都是关于枪杀,腐败此类的负面新闻,不能不说它不是真实的新闻,但与此同时,这些负面新闻发生的同时,还有许许多多正面新闻的存在。一份报纸应该反映整体的客观事实。同样,在历史中的某个个体,由于许多外在因素的限制,他很难做到抽身于万千纷繁之外客观来看待历史。可以说,没有人敢信誓旦旦地放言:我亲历了历史的方方面面,我站在历史的制高点目睹了这场,大屠杀。站在此刻,历史的回放只能依靠多人的不同角度的证据,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达到不带任何个人色彩,不带政治色彩,不带民族感情色彩这一极限。

不能说陆川完全做到了这点,但至少,他朝这个方向无限靠拢,以一种近乎颠覆性的手法重新审视这段历史。

《南》无论是在放映前还是放映后,一直饱受国人争议,这一波澜甚至还卷到中宣部甚至外交部。有人说,陆川是在又一次揭开国人的伤疤,且让日本人帮忙撒盐;有人说,他试图颠覆国人沉积多年的固化的爱国情操;有人说,他是在尽自己所能努力逼近最真实的的历史。一切的言论,一切的非议,一切的赞赏,我选择无视,同时选择了坐在黑暗的电影院,怀着敬畏的心情静静看完了它。我只想在频繁的枪击,爆炸,屠杀,女人的喊叫,鼓鸣声中寻找答案。迈出电影院那一刻,我的世界还停留在那个黑白片中,哦不,这不是黑白片,因为我分明看到了鲜红的血!

影片的第一个场景是陆剑雄带领的散兵筑起一堵厚厚的人墙,挺着南京城门。他们严阵以待的不是敌人,而是准备弃城而逃的司令部队。司令逃了,南京城被抛弃,这一切已足够击溃这些士兵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无将之兵无法高尚伟大起来。他们狠狠地冲向城门,逃生的欲望和即将到来的轰炸足以促使他们忽略身上的军装。歇斯底里中,很多人死了,不是被枪击而死,而是被活活踩死。

轰炸过后,南京城已成废墟,几个日本兵来到一个旧教堂,里面黑压压的一大群人躲在这里,木然地,静默地。看到日本兵进来,人们缓缓地举起手来,包括手扛枪支的士兵。而实际上,教堂里面几百人,其中还包括拥有武器的士兵,要对付几个日本兵并非难事,但是,他们选择了不抵抗。

残酷的现实刺痛了所有一直为国人“英勇抗战”“不屈不挠”而骄傲的人们。在战争面前,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伟大,甚至可以说,大多数人都伟大不起来。不是说当时的人不爱国,只是,政府让人们木然了,战争让人们漠然了。

从走进电影院那一刻起,我承认自己已经开始了一种压抑的状态,不知是出于对这段残酷历史的天然畏惧还是对这部电影的天然敬畏。冥冥中觉得,这部电影不仅仅是一部“重温战争”的历史片,而是一部“探讨人性”的不同于前人视角的片子。主要聚集在前三分之一的巷战,炮轰,扫射,刺杀,我的心脏和耳膜一样,一直在随之震动。压抑,静默,没有眼泪。

一直到那一刻……

日本人威胁拉贝先生,南京安全区即将被销毁,作为交换条件,拉贝先生等人被迫交出100名妇女作为慰安妇来保全安全区。姜淑云(高圆圆饰)含泪宣布这个谈判结果,几百双惊恐无助的眼睛似乎在祈求着……打破沉寂的是小江的声音,一个不肯剪短头发的妓女,之后,100只手一一举起来……

眼泪此刻像破堤的洪水,夺眶而出。是因为影片前部分太久的压抑么?不是。

小江(江一燕饰)是这部片子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角色。为了抵抗日军的强暴,所有的女人都剪了男人头,她不肯。镜头中的她烫了发,染了红指甲油。很快,日军闯进安全区,肆虐了某个房间的妇女,其中包括小江。姜老师抱着已经木然的小江,痛哭起来。被带到日军慰安所之后,她还是漠然着,眼神里透出的不是对生的希望,而是死的奢望。她最后留下的,是板车上其中一具被日军蹂躏致死的裸体。

她的镜头不多,但足以让我们记住她的眼神,一种默默抵抗着的眼神。

陆川导演在首映礼上说:“我想再说一遍,这部电影反应的不是中国人的耻辱,而是中国人的抵抗的精神,请大家一定要记住,从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到最后一个镜头,我们都是在讲的中国人的抵抗”。

可是,在影片中呈现的是怎样的抵抗?是散兵对司令军弃城的抵抗?是死前众人齐喊的突兀的“中国万岁”?是100位妇女牺牲自己成全他人自愿被“借”走被蹂躏?还是范伟最后时刻放弃逃离接受枪毙?或是高圆圆被抓住后对角川说的“Shoot me”?抵抗,是不是既包括精神上和行动上统一抵抗,也包括精神上抵抗行动上忍受?也许,只有陆川自己才能找到解释的理由。“时光网的影评《<南京!南京!>: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中写到:《南京南京》是一部矛盾的的影片,正如陆川所说的抵抗精神,影片里有一个悖论,抵抗的人最后都死了,而活着的人却是靠是着日本人仅存的那点善良与仁慈。”

在这篇影评中,有这样一段话:新意来自于影片的另一条线索,一个日本士兵的视角,虽然从世界电影的范围来看,在一部战争影片里,引入敌对方的线索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因为这充分体现了,人类已经开始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战争,而不仅仅着眼于己方利益,但是这在反思南京大屠杀的电影里,却是第一次,从这一点上讲,陆川前进的不是一小步一大步的问题,而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特别是考虑到南京大屠杀的具体个案,这种转折尤其难能可贵,这也体现了中国年轻一代导演的魄力与勇气。

是的,日本士兵角川,是这部影片饱受争议的一点。有人因此谩骂陆川为美化日本人的”文化汉奸“。而我只想对这些所谓的愤青们说:战争中受害的是两个国家,受难的是两个民族。角川在作为一个所谓的军国主义日本兵的同时,他还是一个人。在这场大屠杀当中,他一直作为一个见证人,见证了这场屠杀中日本军的残酷,中国人的木然、坚强和抵抗。陆川要表达的初衷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只不过他选择让一个日本士兵来诠释,而不是中国人。

角川最终选择了离开,以自杀的方式。放走小豆子和老赵那一刻,他说了句:活着比死更艰难吧。而在此之前,日本人举行了一次庆典祭祀,角川歇斯底里地向天长吼,然后,是眼神的游离。也许,这也暗示了他心灵煎熬即将以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来结束。在一个人的痛哭中,他举起了手枪。

看完这部片子,我并没有因此而忘却日本和中国之间的种种矛盾,也并没有忘却我们和他们之间保卫领海领土之争,我对国家的热爱也丝毫不减,只是,我学会了一种很重要的东西:以最纯粹的历史角度看待问题,是全人类应一直保持的态度。

一部好电影可以经受得住时间和历史的考验,一部纯粹好看的电影却未必能做得到。《南京!南京!》则是这样一部可以经受住时间和历史考验的电影,而陆川也会是一个可以经受住观众和历史考验的导演,从看他的《可可西里》开始,我已经坚信不疑。

最后,引用一句《电影世界》上的影评:在中国,能够看到这样一个扬溢着生命力的,滚烫的东西,它拍出绝望的黑夜,也拍出了希望的晨光,它的雄性血性,让某些大片显得孱弱而脂朌气十足,这已然值得尊敬。

《南京!南京!》:它值得尊敬
《南京!南京》:以残酷的名义
《南京!南京!》: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艺谋到现在还没有学会,我的陆川情结

关键词:

上一篇:那是一种孤独,孤独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