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剧情之我见,撕下你的遮羞布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68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从开头讲述,‘我’去找马大三,要求将两名俘虏暂存于马大三家中,大年三十去取回,如出一点闪失和问题,将由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从开头讲述,‘我’去找马大三,要求将两名俘虏暂存于马大三家中,大年三十去取回,如出一点闪失和问题,将由马大三负责承担后果。 马大三:“出了事情,谁负责呢?” ‘我’:“你!” 全片‘我’仅出现过一次,一场因‘我’威胁暂存俘虏的事件,产生一系列的悲剧,却自从开头出现过,后面再无踪影。这个‘我’间接的害了一村人,以及一村人的愚木,酿成了一场大祸。 影片中马大三为为出于自保和情人鱼儿瞒骗村民,声称如俘虏出事,全村人都要遭殃,这就引发了后面镜头里的无数次的村民集体讨论,商量对策。 战争是宏大的,从国家到地区到家到人,当这个到人,发生到你我他身上的时候,人性自私的一面便开始延伸,为求自保可以做出一切的事来。就像后面没有被‘一刀刘’一刀砍死的花屋一样,在村中待住的日子中战斗意志被消磨了,渐渐从军国主义残酷机械的精神中一步步回归了人性最初的求生本能。就如马大三,也不惜在人命悠关的事情上拉村民一起,处理俘虏。他知道,如果他不说,在这样一个危机中,他的村民同乡也不会管他。 影片中期,因为迟迟无人来取走俘虏,村中又开始了集体讨论。讨论结果是因前中期两名俘虏数次想要借各种方法,与经常经过村中游行的日本海军队取的联系,每次都差点让全村人陷入水火中、又因村民六旺去镇上询问了一名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军官表示“处理掉”,所以决定派两人去活埋俘虏。 显然杀人的事在一帮村民当中,谁都不愿去。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通过抓豆决定,马大三在一堆绿豆中拿到了两颗红豆,一旁村民庆幸没有拿到红豆,也称会帮助马大三挖坑。可马大三本性的善良和情人鱼儿的怀孕,使马大三不能下手。便偷偷的将二人藏于村头炮楼地窖中,把嘴开一个口,给予食物和水供养着。 一个孩子发现了两人被藏在此处,懵懂无知的小孩被教了句日语‘炮楼里有日本人’,边跑边叫,险些就向经过村中的日本海军队暴露。 马大三没杀俘虏的事被知道后,村中各人集体声讨,最后决定派马大三去镇上找四表姐夫来杀俘虏,四表姐夫不仅不帮,更是要挟了告诉日本人,拿走了马大三一袋豆子,随后也带马大三去见了其实并没有本事的‘一刀刘’去帮忙。 马大三的善良是愚昧的、麻木的,对日本军国主义军人的宽容,甚至不惜去借一还八去向八婶子借被日军严禁私藏的面食给一声一声喊着“支那猪”的侵略者当食物,给酒喝,给饺子吃,这也导致了后面日军进村的原因。 影片中后期,‘一刀刘’激化了花屋的求生本能,花屋以4车粮食和日本绝不追究为理由祈求村民将他放回日军营。村民们经过商讨后同意了,马大三带着两个俘虏和村里的几个村民一同进了日军营。战战兢兢的马大三一行人原地等待日军队长下楼,而一路上托着俘虏的驴突然趴向了日本的军马,这是本片一个令人感到唏嘘的点,于马大三一行人形成了一个人与牲畜的对比。 影片之后说到日本马上就要投降了,日本队长酒冢早已知情,虚情假意的带着本身已不属于自己的粮食和武士道说到做到的精神给予马大三一行人7车粮食并一起护送回村举行联欢会,还邀请了经常经过村里的日本海军。途中马大三回娘家去把鱼儿叫回来,躲过了一劫。 联欢会中,日军和村中人都忘乎所以,陶醉在这一片氛围当中,仿佛这些日军忘了自己屠杀过多少村,又仿佛这些村中人忘记眼前的日军的手上沾满了多少同胞的血。酒冢问六旺马大三去哪了,是谁把他们抓来当俘虏的。六旺实话实说的表示不知道,并且马大三是去接媳妇了,马上回来。期间不停的用手拍打着酒冢的肩膀和头部。此时在旁边从严肃到爆发的花屋一刀砍下了六旺的头,一刀砍下了他救命恩人的头。 日军爆发了兽性,开始屠杀,手无寸铁的村民被日军团团包围,从最开始价值观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八婶子也被‘鬼’子一刀捅死,想为母亲报仇的二脖子也被推下了水井,被一袋又一袋沉重的粮食压着,被掩埋。当初被翻译官教会那句“炮楼里有日本人”的孩子,也在酒冢面前,被经常发糖给村中孩子吃的海军队长激发了杀红了眼的恶魔的内心,拔刀相向刺向了孩子。酒冢下令,烧掉所有房屋以及粮食,烧掉村子。 马大三这时才带鱼儿划船到了村的岸边,他呆住了,前方村中,充满着村民恐惧无助的嘶吼,充满着鬼子的叫嚣。化为火海的村子,于影片开头昔日那个还算和平的村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他,是他们,把鬼子从本该属于当他们地狱当中带到这个村子的,这个村子被践踏,被烧毁,成为了另外一格地狱。 日军投降之后,国民党军官开着车进城,当时在给日军喝彩的唱戏二人又开始喝彩起了国民党。多么的嘲讽。国民党处决审判了汉奸董汉臣,因为他是日军的翻译官,也是当初两个俘虏中的其中一个,中国人。临死前国军问他还有什么说的,他一直在笑,为什么笑,就像他自己在影片中说过的,成也这张嘴,败也这张嘴。 影片的最后,马大三因化成卖烟小贩而带刀闯进日俘营被国军抓住并且准备处决,台上国军某军官大意凌然的把原因说的头头是道,麻木的民众们坐着趴着站着各种地方对着马大三哈哈大笑。中国的刽子手对被处决中国翻译官铁石心肠,国军某军官对马大三铁石心肠,对犯下累累罪行的日军,却不能心狠手辣。讽刺的是,第一次进日军营趴上马的驴,又一次趴上了马。在一片嘲笑声和麻木的声音中,显得更加心痛。 国军把处决交给日俘,酒冢把刀交给了花屋,花屋面对马大三这个救命恩人,又一次忘记了人性,又一次经历了一次酒冢那军国主义残忍冷血的洗礼。镜头处决前把马大三脖子上的虫子弹开,在这一刻,对于日本军人那武士道精神,这微不足道的虫子只是影响了他处决一个人的庄严性,哪怕这是他的救命恩人。而全场的群众,都在等着亲眼看现场的处决。 行刑完毕后,电影从黑白转为彩色。 马大三的头颅犹如‘一刀刘’说的那样,转了九圈,炸了三下眼,嘴角扬起,含笑九泉。

某大国啥时候敢解禁这部片子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aron-光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剧中最让人难受的是集市上那两个唱戏的,日军大行其道时,唱着黄军一家亲,大门打开迎客人,日军宣布战败撤军时,唱着打着小日本撅着屁股跑,最后,马大三因砍杀日军俘虏被枪决时,在一旁围观的哪两个唱戏的,竟然说这是个好故事,又能写个好本子唱唱了。。。麻木不仁的国人,自始至终都是一盘散沙,只顾自己的苦乐,完全无视同袍的苦难,国人的劣根性莫不过于此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唯你入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村民的善良跟日军的残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一秒还在一块儿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下一秒一言不合就拔刀,可惜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惨遭日军屠杀,不过我现在还想不通小三郎为什么要在联欢会上率先杀死那个跟酒冢对话的村民,难道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可是之前他不是已经跟村民和解了吗?还是他担心马大三真的去找了抓他们的那个“我”?希望看到这篇影评的有缘人能够帮我解答。

一九四五年,华北,日军占领区,挂甲台村。 就像在中国被占领的无数个村落一样,日军在挂甲台村一边鱼肉百姓,一边大搞所谓的“中日亲善”,而当地老百姓则抱着能忍则忍的消极态度,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和日军也算相安无事。 一天夜里,马大三和村里小寡妇正办正经事,突然有人敲门。马大三问是谁,对方只说是“我”。谁知一开门,对方就拿枪顶住了马大三的脑袋,发号施令:他要把两个俘虏寄存在马大三家里,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并让马大三抽时间审一审。到了年三十,口供俘虏一并带走,要是有了闪失,就要了他的命。 马大三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农民,怎么见过这样的事,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赶忙拉亲戚邻居前来商量。 马大三也不含糊,“要是出了闪失,就要全村人的命。”一番添油加醋顿时把全村人都拉下了水。这样也好,总比自己一个人负责任强,有责任一起扛,凭啥光叫我一个人扛。 村民们一听事情波及到自己了,这可了不得,赶紧想法子:“把俘虏交给日本子”,“刨坑埋了”,“全村一起逃命”……总之,还是怎么妥当怎么来,怎么安全怎么来,怎么自己不负责任怎么来。但由于忌惮那个“我”,最后还是听了五舅姥爷的话“五天一过,就是三十,三十一到,就来取人,神不知鬼不觉,把人送走,消灾免祸”。 于是,马大三肩负起了照顾俘虏的任务。但这五天却并不顺利,先是花屋寻死觅活,头撞木桩,不吃不喝;后又是翻译官寻思逃跑,还要吃白面。这可忙坏了马大三:用棉被把俘虏包起来,自己受冻睡地窖,向八婶子低声下气借白面,自己还不能吃。他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两个俘虏,仅仅因为忌惮那个所谓的“我”。 本以为忍几天就过去,等人送走就万事大吉了,但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个“我”并没有如约而至。 这可愁坏了村民们,一方面是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的俘虏,另一方面是那个来自“我”威胁。到底该咋办?权衡利弊之后,村民们选择处理掉俘虏,但没有一个人想要当刽子手,对,他们都想要处理掉麻烦,但没有人想要负这个责任。 于是,一刀刘登场了。作为前清有名的宫廷刽子手,四表姐夫曾这样称赞:“刀起头落,如清风吹过,飘飘然不觉之中,已入仙境。” 马大三像捡了个大便宜,兴冲冲地就带着他来到了烽火台。到了地方,一刀刘做了一套体操,抬头看了看时辰,一刀下去,花屋依然活蹦乱跳,众人傻了眼。一个脖子上从不用第二刀的一刀刘不禁感慨,此人命不该绝,而他的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然后飞也似的跑掉了。刀法如此了得之人,杀中国人如此干净利落,而面对日本人却失了手…… 经历了此次生死劫难的花屋,求生欲终于战胜大和魂,开始和马大三他们谈判,说只要放自己回去,愿意提供两大车粮食做谢礼。这番说辞引发了全村人的小农思想,不要白不要,还能把麻烦甩给日本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情。至于那个“我”已经有半年没有露面了,村民们已经没有了太大的顾虑。 于是两个俘虏顺利归队,日军还大搞了一场“中日亲善联欢会”,说是为了感谢村民援助日军。谁知,已经是战败国的日军,将手无寸铁的村民全部屠杀,而马大三因为去接小寡妇幸免于难。日军让他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换来的是对于侵略者最刻骨铭心的仇恨。马大三拿着斧头冲进了战俘营,以前所未有的勇气杀了几个已经是战俘的日本兵,然后被国民党军以破坏和平的的罪名公审处死。 讽刺的是,最后对于马大三的处决却是由花屋来执行。刀起头落的那一刻,马大三眼中的世界忽然间有了色彩,好像终于看清了这个世界一般。嘴角微微上翘,含笑九泉……他笑的是什么?也许是嘲笑战争的荒唐,也许是嘲笑国人的愚昧;也许是对日本人嘲笑,也许是对自己的嘲笑…… 电影里塑造了很多性格鲜明的中国农民:顽固迂腐的一刀刘、大嘴巴的二脖子、胆小怕事的马大三、贪心虚伪的四表姐夫、作为主心骨却没啥本事的五舅姥爷、一心想跑的六旺、不通事理的七爷、虚张声势爱吹牛皮的八婶子…… 但就是这群满是劣习的农民里,有一个七爷,虽然有些顽固,但他的存在让整部灰暗的电影都多了几分希望与光彩。 疯七爷与村里的其他人都不同,只要提及日本鬼子必定咒骂一番:“我一手一个掐把死俩,刨坑埋了!”他似乎对于日本侵略者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我也相信,这种仇恨绝不是凭空而来的,是七爷用身边最珍贵的东西换来的,这种仇恨,或许永生难忘。 所以,在那所谓的中日亲善联欢会上,只有被村民视为疯子的七爷反抗了。听到枪响后,他骂了一句“王八操的”,拼尽全力拿起了自己的土枪…… 或许他早就知道,这一刻一定会回来的,他早就已经看清了侵略者的丑恶嘴脸,所以,他义无反顾地拖着老迈的身躯冲了上去。而曾经有过视死如归的豪言壮语的其他村民,就像一群受惊的羊一样四散奔逃,没有任何反抗。 在如今的和平年代,我们有很多人也许并不太理解或赞成这种看起来有些盲目的仇恨。确实,时代变了,中国不再是当年的中国,我们都选择了宽容,选择了原谅。但我却不得不承认,这种仇恨在那个时代是最有用的东西,正是因为有像七爷这样的人,抗日战争才会胜利,但也正因为像七爷这样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拥有几亿人口的中国才会打了这么多年的仗。 电影中还描绘了这么一个形象:一个一心只想求生的中国翻译官,最后却落了个汉奸的骂名,在一群农民的哄笑中被国人执行了枪决。在日本人面前处决自己的同胞,这个结局在我看来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虽然这个可悲的中国人只是想要活着,所以他选择了看起来强大的一方,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我们是人,是中国人,我们也可以做出有别于动物而不仅仅是为了生存的选择。 曾经看过一句话说:“凡中国人与外族的殊死争斗,敌阵中必有我国人!”看来,国人对于国人的背叛与欺瞒果然才是最可悲的事情,而国人“窝里斗”的特质在电影最后十几分钟完全展现出来。 那些在周围观看行刑开怀大笑的农民,他们只是在围观杀人罢了,杀的是日本人,抑或是中国人,对围观的人来说并不重要,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他们苦闷乏味的生活中少有的一个娱乐罢了。 挂甲台的悲剧,也许是注定了的,最后日军也只是为屠村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这是他们最后的发泄,充满了作为战败国的愤怒与不甘。但这一切的起因,都源于那个“我”。 “我”是谁? “我”好像无所不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抓住日本人,也可以把一群中国人摆布的服服帖帖,惟命是从。同时,“我”也惯于撂挑子,不讲信用,不负责任,把本该由“我”处置的日本人和翻译官,硬塞给无关的人。说好年三十来拿人,却杳无音讯,留下一个烂摊子,让别人去顶缸。 村民们找不到“我”,但不管做什么都得顾忌到“我”的存在。“我”在他们眼里是神秘与力量的象征,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那么,“我”到底是谁? 知,不道!

然后村里人商量着把他俩放了,换两车粮食,就这么着,马大三和同村几个人陪这俩俘虏一块去了日军大本营,欢欢喜喜的驮着粮食回来,却给全村人带来了杀身之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哎哟我去看电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抗日战争末期,在一个风雪夜,某人敲开马大三的家门,把两个日本子交给马大三看管,说不能有任何闪失,三十晚上过来取。耿直善良的马大三就把这两人放到自家地窖,好吃好喝供着,眼瞅着时间到了,那个人也么过来取,就这么伺候了快半年,村里人觉得夜长梦多,合计着把他们活埋了,马大三没舍得下手,请了其他村的一刀流过来,结果那个人莫名其妙失手了,说这个人命中不该死。

总之,这部电影真的太优秀了,只看了一遍完全不够,还有很多设计值得玩味推敲,比如村里的驴怎么偏偏就上了日本马?对于国人而言,相信这部片子的教育意义远远高于艺术价值,什么时候我们国家敢于直视自己的丑陋,那时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强大呢。

马大三这个角色太可爱,正直憨厚又带点胆小怕事,为了村里人的安危,他敢于同日本子周旋,之后又想方设法去杀人,这一切只是为了不露馅儿,然而几次三番他始终下不去手,无奈只能借老刘之手,可惜刘一刀失手了,他说此人命不该绝。

村里人的嘴脸让我恶心,他们说:“你杀人,我帮你刨坑,你要是不杀人,这不是害了全村人吗?”那你咋不去杀呢?他们说:“那人找的是你们家呀,为什么偏选中你家呢?他该不会给了你啥好处吧?”一个个自私、贪婪,又胆小怕事,有福大家享,有难就各人自扫门前雪,活生生地把国人骨子里的劣根性都给挖出来摆在了观者眼前,因此看到这里,我才会觉得分外恶心,因为就像自己的衣服被扒光,我的丑陋都被你看见了呢。

小三郎也是一大主角,人物形象太丰满以至于最后我都有点喜欢上这个角色了。有一点,我相信他从头到尾都是贪生怕死的,否则他不会一边喊着宁死不愿当俘虏一边用头撞柱子,我相信一个人要真心想死总是有办法的,只是那时他的信念不允许他承认自己不想死,可是在刘一刀“失手”后,他仿佛开窍了一般,说他不想死了,我想他是真被吓怕了,进而放弃了抵抗,所以他说他不是武士,他原本只是一个农民。在村里的联欢晚会上,他杀了那个村民,我想这么做或许是为了遮丑,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这也是我暂时无解的一处情节,最后马大三没能杀死他,他成为了马大三的刽子手,我感觉自己被扇了一巴掌,过分的善良源于软弱和无知,最终害死的只是自己。这里的亮点颇为有趣:马大三脖子上的虫子被弹掉有什么用意?还有马大三的头被砍下后画面变为彩色也足够触目惊心。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剧情之我见,撕下你的遮羞布

关键词:

上一篇:生死相依,好电影是不怕套路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