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让姜文再飞一会儿,一步之遥的饕餮盛宴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115 发布时间:2019-09-25
摘要:在这个人人都号称影评人的时代里,写点影评大约是要被骂的。豆瓣上有一大波牛人集体坐着骂东骂西,也有一大波牛人试着解读电影的深层含义。“电影,是看得懂的艺术。”所以全

在这个人人都号称影评人的时代里,写点影评大约是要被骂的。豆瓣上有一大波牛人集体坐着骂东骂西,也有一大波牛人试着解读电影的深层含义。“电影,是看得懂的艺术。”所以全民都爱看电影,全民都有权对电影说三道四——那我也说吧,好歹姜文是我最喜欢的华语电影的导演,没有之一。
《一步之遥》在18日公映之前,网上已经骂声一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炒作的手段,但是按照姜文的性格来说,他不屑。人们爱谈论姜文,是因为他足够有性格,好像谈论他,自己也会变得有性格似的。我很喜欢姜文,所以多我也迫不及待的看了《一步之遥》。刚看完的感觉有点懵,老姜文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从感官角度上来说,完全是一种新奇到爽的体验,更何况电影里还有那么多腕儿,实在非常过瘾和好看。
在导演老姜文还是导演小姜文的时候,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华丽丽地横空出世。它的风格太过于姜文以至于根本没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但小姜文根本不在乎这个,照样国外拿奖拿到手软。《阳光》虽然是导演姜文的处女座,但却是我最喜欢的华语电影,依然,没有之一。它的个人风格非常明显,姜文讲述他的青春——吊儿郎当的外表,残酷遗憾的内核,对时代有意无意的调侃与讥讽。一如姜文本人,一副雄性激素过于发达的威风凛凛的样子,还时不时爱做出愤青状,在内心里到底还是个孩子般敏感。
后来小姜文成熟了,有了《鬼子来了》,又没通过广电总局审查。这时候的姜文同志已经不在乎这个了,《阳光》证明了他的实力,他有了粉丝,有了观众,有了业界的高度赞扬,也有了《鬼子来了》这样一部无论在主题上还是在拍摄手法上更加成熟的电影,国外照样继续拿奖,赢得口碑一片。姜文也不怕触底线,对战争与政治的解读和嘲弄一览无余。小姜文华丽丽地蜕变成了老姜文。
《太阳照常升起》开始,姜文就不再害怕一切,也不再在乎一切了。他只想拍自己眼中的世界,拍属于自己风格的电影。剧本,他亲力亲为;演员,他斟酌再三;叙事手法,带着丝毫不愿意向观众买账的调调,拍了部几乎没人敢说完全看得懂的电影。于是乎,好不容易通过了广电总局的审查,却在票房上一片惨淡。那时候姜文就已经在天上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奉献出最诚意的作品,换来的是没几个人真的懂他,但他也不在乎,不过一句:呵呵。
只是还是得吃饭呢,《让子弹飞》让老姜文才真正意义上的一战成名。还是站着,没丝毫对观众的媚俗,却依然“把钱挣了”。一些不明就里的电影观众开始不遗余力的鼓吹姜文的天才,他们也许根本没有看过老姜文之前的作品,却因为这一部的成功而开始标榜姜文的在华语电影市场的影响力。姜文依然做自己,电影里大量的政治隐喻估计广电总局在审查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出来。他的手法更加娴熟了,嘲讽对他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的事情,叙事的条理性稍微这么一调整,不就一下子票房大卖嘛?挣钱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个事儿,关键在于他想不想。
于是有了《一步之遥》。我的建议是,说这一部烂片的无非是从来没看过姜文也不懂姜文的人和那些智商有些许瑕疵的人。这一次,老姜文太任性了,玩儿得更加淋漓尽致了。他像电影大师致敬,也像自己的爱情致敬,更像自由主义致敬。华美的画面和每一句都颇值得人玩味的台词里都隐藏着他一个大小孩的情怀。他是来拍电影的,不是来拍马屁的。他姜文的电影就得按照姜文的思路和理解来拍,其他人的意见都是狗屁。他是太有个人标签的导演,他的就是好的,看不看得懂是你们的事儿,他拍出他想要的电影就算完。
以上是对姜文的个人主义崇拜,我是姜文的脑残粉。下面说说电影:
我太喜欢电影里他和舒淇开车去月球的那一段,魔幻般地场景让我觉得电影里的那句台词就是在说姜文自己:“我还是个孩子呢!”马先生走日明明爱着自己的红颜知己完颜英,却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害怕给不了她承诺。他没想到,他不肯娶她,她就死了。内疚和自责绞痛着他,却又被误会成了杀人犯。武六懂他,也懂他和完颜之间的感情,进而就爱上了他。可这份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马走日爱完颜,就会一直被她的死所困住。他知道武六对他好,但是他怎么能接受呢?
电影的结尾,他从风车上跳下去的那个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堂吉诃德》。虚幻的世界是不存在的,于是风车就成了隐喻的最好寄托:马走日渴望的自由——是对爱情负罪感的解脱,是杀人犯罪名的消除,是和田项飞发小情谊的重塑,也是对大帅和武七坐拥扮作上海滩的权威实力的瓦解。可是一切都只有在他纵身飞跃的时候才能出现,因为一些都是虚幻的,他的渴望是无法实现的。
一个人,走的每一步,表面上看是自我的选择,实际上无一不是命运的捉弄。如果他不那么爱吹牛,就摊不上帮武七洗钱的事儿,也不会有花国总统的选举;如果他能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就不会辜负完颜,完颜不会死,他也不会被诬蔑成杀人犯,更不会再去辜负一个真心对他好的武六;如果他不是自尊心那么强,就不会在王天王调侃他的时候不顾一切现身,被警察抓,直接酿造后面的悲剧……但是一切都是如果,因为,马走日的命运就该如此,他不是自由的。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自由的,但是内心里的那个小孩却一直呼唤着那样一个理想主义的世界。姜文就由着性子把它无限放大,自由在高处,他就站在高处,嘲笑人间。

  《一步之遥》在18日公映之前,网上已经骂声一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炒作的手段,但我认为姜文这样在中国电视剧和电影史上都有一席之地的人物是不屑于这种炒作的,人们爱谈论姜文,是因为他足够有性格,好像谈论他,自己也会变得有性格似的。于是乎,我也迫不及待的看了《一步之遥》。刚看完的感觉有点懵,老姜文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从感官角度上来说,完全是一种新奇到爽的体验,更何况电影里还有那么多腕儿,实在非常过瘾和好看。
  
  在老姜文还是小姜文的时候,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华丽丽地横空出世。它的风格太过于姜文以至于根本没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但小姜文根本不在乎这个,照样国外拿奖拿到手软。《阳光》虽然是导演姜文的处女座,但却是我最喜欢的华语电影,依然,没有之一。它的个人风格非常明显,姜文讲述他的青春--吊儿郎当的外表,残酷遗憾的内核,对时代有意无意的调侃与讥讽。一如姜文本人,一副雄性激素过于发达的威风凛凛的样子,还时不时爱做出愤青状,在内心里到底还是个孩子般敏感。
  
  后来小姜文成熟了,有了《鬼子来了》,又没通过广电总局审查。这时候的姜文同志已经不在乎这个了,《阳光》证明了他的实力,他有了像我一样的粉丝,有了业界的高度赞扬,也有了《鬼子来了》这样一部无论在主题上还是在拍摄手法上更加成熟的电影,国外照样继续拿奖,赢得口碑一片。姜文也不怕触底线,对战争与政治的解读和嘲弄一览无余。小姜文华丽丽地蜕变成了老姜文。
  
  《太阳照常升起》开始,姜文就不再害怕一切,也不再在乎一切了。他只想拍自己眼中的世界,拍属于自己风格的电影。剧本,他亲力亲为;演员,他斟酌再三;叙事手法,带着丝毫不愿意向观众买账的调调,拍了部几乎没人敢说完全看得懂的电影。于是乎,好不容易通过了广电总局的审查,却在票房上一片惨淡。那时候姜文就已经在天上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奉献出最诚意的作品,换来的是没几个人真的懂他,但他也不在乎,不过一句:呵呵。
  
  但还是得吃饭呢,《让子弹飞》让老姜文才真正意义上的一战成名。还是站着,没丝毫对观众的媚俗,却依然"把钱挣了"。一些不明就里的电影观众开始不遗余力的鼓吹姜文的天才,他们也许根本没有看过老姜文之前的作品,却因为这一部的成功而开始标榜姜文的当今话语电影市场的影响力。姜文依然做自己,电影里大量的政治隐喻估计广电总局在审查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出来。他的手法更加娴熟了,嘲讽对他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的事情,叙事的条理性稍微这么一调整,不就一下子票房大卖嘛?挣钱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个事儿,关键在于他想不想。
  
  于是有了《一步之遥》。我的建议是,说这一部烂片的无非是从来没看过姜文也不懂姜文的人和那些智商有些许瑕疵的人。这一次,老姜文太任性了,玩儿得更加淋漓尽致了。他像电影大师致敬,也像自己的爱情致敬,更像自由主义致敬。华美的画面和每一句都颇值得人玩味的台词里都隐藏着他一个大小孩的情怀。他是来拍电影的,不是来拍马屁的。他姜文的电影就得按照姜文的思路和理解来拍,其他人的意见都是狗屁。他是太有个人标签的导演,他的就是好的,看不看得懂是你们的事儿,他拍出他想要的电影就算完。
  
  以上是对姜文的个人主义崇拜,我是姜文的脑残粉。下面说说电影:
  
  我太喜欢电影里他和舒淇开车月球的那一段,魔幻般地场景让我觉得电影里的那句台词就是在说姜文自己:"我还是个孩子呢!"马先生走日明明爱着自己的红颜知己完颜英,却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害怕给不了她承诺。他没想到,他不肯娶她,她就死了。内疚和自责绞痛着他,却又被误会成了杀人犯。武六懂他,也懂他和完颜之间的感情,进而就爱上了他。可这份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马走日爱完颜,就会一直被她的死所困住。他知道武六对他好,但是他怎么能接受呢?
  
  电影的结尾,他从风车上跳下的那个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堂吉诃德》。虚幻的世界是不存在的,于是风车就成了隐喻的最好寄托:马走日渴望的自由--是对爱情负罪感的解脱,是杀人犯罪名的消除,是和田项飞发小情谊的重塑,也是对大帅和武七坐拥扮作上海滩的权威实力的瓦解。可是一切都只有在他纵身飞跃的时候才能出现,因为一些都是虚幻的,他的渴望是无法实现的。
  
  一个人,走的每一步,表面上看是自我的选择,实际上无一不是命运的捉弄。如果他不那么爱吹牛,就摊不上帮武七洗钱的事儿,也不会有花国总统的选举;如果他能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就不会辜负完颜,完颜不会死,他也不会被诬蔑成杀人犯,更不会再辜负一个真心对他好的武六;如果他不是自尊心那么强,就不会在王天王调侃他的时候不顾一切现身,被警察抓,直接酿造后面的悲剧……但是一切都是如果,因为,马走日的命运就该如此,他不是自由的。
   V号:TTX929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自由的,但是内心里的那个小孩却一直呼唤着那样一个理想主义的世界。姜文就由着性子把它无限放大,自由在高处,他就站在高处,嘲笑人间。

“一步之遥”是哪一步?
姜文叫马走日,葛优叫项飞田。千万别以为“走日”就是句脏话哦。学过点中国象棋的小朋友会知道,在象棋中,“马”的走法是一直一斜,先横走或竖走一格,再斜走一格对角线,俗称“马走日”。而“相(象)”的走法是每次巡对角线走两格,俗称“象飞田”。
都是走一次,马走一格,相走两格。这便是马走日与项飞田的“一步之遥”。
马每走一步的选择点可以达到周围的八个,可谓“八面威风”,正如影片开始时如教父般权威的马走日。如果前去的方向被别的棋子挡住,便是“蹩马腿”走不过去。尽管道路四通八达,血性仗义骄傲不屈的马走日愣是一步步一条道走到黑,迈向了绝路。他涂有小聪明,缺少大局观,终是一枚倒霉的“马”,处处遭蹩腿。
相的职能是保护帅。换句话说,相就是个奴才。但是项飞田懂得审时度势,懂得抛弃背叛,懂得玩“权力的游戏”,他仕途通畅飞黄腾达。尽管相不能过河,只能在汉界里活动,正如在法租界作威作福狐假虎威的汉奸项飞田,但往往是这种人,能将有限的权力投入到无限的为自己谋利中。
马走日是英雄(你知道姜文自己肯定演英雄),走到了末路。项飞田是小人,他命还很长。
而这两种命运,不就差在为人处世的一步之遥么?
“一步之遥”可能也有“一步之差”的含义。
如果马走日没有喝醉酒,大清自觉地把辫子剪了,满清可能就不会亡,也没有后面民国的一妈子事儿。如果马走日没有瞎吹牛被武六踢断两条腿,他就会跟她去泰山拍电影,也不会摊上完颜英命案。如果载完颜英出去兜风那天没有抽大烟,也不会不明不白落了个杀人犯的身份。如果……
人生是一盘棋,历史是一盘棋,每个人都是棋子。一步错,步步错。两条迥异的道路,分歧点往往就在一步之遥。

让姜文再飞会儿,让马走日在看看武六过得怎样,摄像机在自己的手上,拍出片子才最真实,最感人。

这是一场试听的饕餮盛宴,这更是一次与导演智力的追逐赛。观影过程中,我的脑子始终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享受剧情并尝试解读每一句话。这种体验仿佛把我的一半剥离了出:一半在梦里沉醉,一半清醒得看着,梦境里真正发生了什么。
  
  
   首先说说剧情。完颜英为什么会死?因为他们得罪了人。得罪了谁?两方:武七、外国人。武七出钱让马走日办这个花国大会,是以洗钱为目的的,而且请来了两个外国女人,明显是打算巴结外国势力。当时清政府倒台,各地军阀纷争,争取到外国势力是关键。武七当时可能也有借着外国势力把他爸整下台的心(所以后来大帅假借嫖妓为名杀武七,是想除掉这个后患吧)。马要是聪明,就让美国和法国两个女郎直接并列第一就好了。结果马徇了私情,留下了完颜英,惹怒了外国人。完颜英又把办大会赚得的钱捐了出,影片中明确提到武七的钱白洗了,所以得罪了武七。因此,完颜英的死,是必然。
  
   其实这样一来,马走日也得罪了武七,但为什么活下来了呢。杀人案总要有个背黑锅的,所以暂时放他一条生路。然而,马又不幸得得罪了大帅。怎么回事儿呢。就是上文提到大帅想假借嫖妓为名除掉武七的事,但偏偏让马走日给拦下来了。你想,马只是大帅夫人区区的一名学生,却胆敢公然以下犯上,这命是保不住了。
  
   于是过渡到后面的情节,警长和武七一起制造舆论压力,并联合拍了一部杀死马的电影,而且哄骗大帅假戏真做。好在武六小姐念旧情救出了马,但马不愿连累武六,最后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黑锅一人背起,被乱枪射死。
  
   下面来说说隐喻。
   很明显的,姜文讲这个故事,就是在隐喻当今中国的电影界。“法国”和“美国”就是当今两大电影圣地,姜文还恶搞似的弄了个“金葱奖”,摆明了在暗示金鸡百花。军阀纷争大概暗示了圈内明争暗斗的现状吧,所以开始想办法参加各个电影节,好取得国内之战的胜利。片子里让马穿上摔跤手的扮相,说什么本土的没戏,国际的才是国际的,就是比喻那帮削尖了脑袋、想让自己有所谓“国际范”气质的影片。而警长和武七,则代表了广电总局和政协,支持了一帮颠倒黑白的影人(片子里王志文那样的人)。武六一开始跟他们是一伙的,后来认识到,面具下面那张真正美好的面孔,开始反过来,与恶人作斗争。
  
   所以,马走日,代表了国内一批坚持自我,不为名誉金钱所动的导演影人。马自己在片中说“我是个孩子”。孩子是纯真的,他们有理想,不会轻易被利益(完颜英的引诱、拍一部黑白颠倒的电影)所收买,真诚做人做事,(电影www.diudou.com)帮助武七和警长保住性命,却反倒被他们倒打一耙。在残酷的环境中,只好自己把莫须有的罪名背上,含恨冤死。最后马走日跳下的时候,面向观众问:“武六现在在哪呢,您能告诉我
  么”。武六代表了理解这些影人的人,也许是你,也许是我,是每个看完电影,默默为姜文鼓掌的人。为了他这种理想,这种坚忍而鼓掌。姜文,用他自己的风格语言,用一场看似荒诞的秀,指明了他眼中电影界真正的现状。
  
   十里洋场大上海,笑颜处处是阴霾。
   若问光明何处,一步之遥见黑白。

政治隐喻有木有?
有肯定有。以下纯属瞎猜。
武六是武七的姐姐对吧。
武六,五六。5+6=11。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制度,是近代中国较完全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一年孙中山被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武七,五七。5+7=12 。1912年,孙中山让位于袁世凯,袁世凯出任临时大总统,中国进入北洋政府军阀混战时期。犹记得高中历史课本对袁总统的评价就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
紧随一个追求自由、真理、正义的姐姐之后出生的,是一个腐败、利己、反人民的弟弟。这是理想与现实的一步之遥,也是从“革命”到“建设”几乎必经的腐朽之路。
还有个值得注意的人名,Joseph,钟三儿。孙中山?这个角色没露过脸,只不过马走日说最讨厌他,还把他打了一顿。此壮举引来了完颜英的求婚,改变了马走日的命运。
如果要给每个角色都对位一个历史隐喻,谁代表袁世凯谁代表国民党谁代表共产党,那会有严重过渡阐释的嫌疑。但是马走日最后从桥上掉下去时问观众一个问题:谁能告诉我武六后来过得怎么样?
这问题很让人在意啊。取决于武六是“国”还是“共”,那答案会大不一样。
再说个巧合。姜文的前妻是法国人,和法国妻子离婚的同年与周韵结了婚。《一步之遥》中姜文先在法租界与花域总统完颜英上演一段缠绵,完颜英死后他马上进入了武六(周韵)的爱情线。

最后,我写点自己爬出来的看法。以历史上看,我把马走日看做曾经的理想化的带有梦想的革命主义者(包括社会的或者资本的),项飞田是曾经一道却深谙世道的变道者,武七是窃取了革命果实者的飞扬跋扈的后代,而武六是记录历史见证历史述说历史的人民(片子中她用胶卷记录事件,也尝试改变杀死马走日的结局,也一直在批判思考),所以马走日问武六过得好不好。

致敬了多少世界著名电影?
姜文曾在发布会上说,美国人跟他说,“这是最好的华语电影”。姜文表示,“美国人肯定不会骗人的嘛。”不知道姜文为什么对美国人有这么好的印象。人家欧美人夸起人来就是这样的,动不动就best什么什么in什么,他们的best就跟古汉语的“三”一样,是虚指,不可直译。
什么象棋的马走日象飞田,中国的政治隐喻,美国人肯定看不明白的。那美国人为什么觉得这片不错呢?
《一步之遥》总共致敬了多少外国经典电影?
篇幅所限,就不一一细数对照。随便报菜名哈。
《教父》《火车进站》《水浇园丁》《2001太空漫游》《低俗小说》《美国往事》《谋杀绿脚趾》《月球旅行记》《芝加哥》《八部半》《意志的胜利》《艺术家》《红磨坊》《科学怪人》《大独裁者》《缩水的情人》《了不起的盖茨比》……当然还有向默片时代和好莱坞歌舞片的致敬。
可以说姜文沉溺于自己的游戏,这次的玩法是“排外”的,外行观众不高兴,那也是应该的。

to be or not to be ,当莎士比亚笔下哈姆雷特从帝都来到魔都,就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是一群人的问题,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从政治到经济的转变,如我们现在在追求的一个中心,或许不是共同富裕的目的了。我们还是不是曾经的革命的追求了,我觉得他在开头带来了这样的问题。

《一步之遥》栽了。此前姜文是中国大陆唯一仅存被公认“出手必佳”的导演。12月15日北京首映,媒体掀起差评狂潮,18日全国上映,网络上骂声一片,豆瓣评分6出头,比姜文过往的片子少了两颗星。
神像轰然倒塌。有知无知的言论自由者们一拥而上踩踏粉碎的废墟。只有少数的声音说,这片没那么差。
姜文的世界不会太直白。只不过《太阳照常升起》的哑谜让人争相竞答,而《一步之遥》的哑谜却被人视而不见。
片尾字幕升起时,我听见背后的兄弟哀叹道:早知道不来看了。
有百分之几的观众在“失望”过后还能问自己:

只是马走日成了杀人越货的杀人犯,他想到了武六,夜袭大帅府,却稀里糊涂救了差点被马办 的项飞田和武七的命,可最后又默默离去,是发现了害他的就是项飞田和武七吗?还是有口说不清的无奈,所以他藏在了普通民众里,他就是许许多多中国人中的一个,他被项飞田杀了一次又一次,却容不得别人的戏谑和污蔑,他带着放大镜找王中王,但看戏的观众不买他的帐。四方会审,外国人,外国人的狗腿子,二代,见证者,他们想做改变世界的两个柱子,说服杀人犯演绎自己的故事,民众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但武六不相信,她要救马走日,犯人在国与国的转嫁,日本小武士的预言,大帅的婚礼,土楼里的母女机枪对射,项飞田和武七的联姻,大风车下的最后演讲,都宣告着今天就是历史,我们创造历史,我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历史就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一会儿花枝招展一会儿梨花带雨一会儿凶神恶煞一会儿凄凉落魄,你选择了看一部分,另一部分当然黑暗或者光明。

致姜文:是孩子总要受伤
《一步之遥》探讨了媒体舆论导向问题,新闻报纸和王天王(王志文)的Shanghai Opera是如何化谬误为共识,把马走日塑造成了罪恶的杀人犯。
讽刺的是,《一步之遥》首映后,姜文在现实中走了一遍马走日的命运。媒体在他心上重重砍了一刀。
姜文想必习惯了好口碑,这次的差评如潮大概是他始料未及的。
15日北京首映到18日全国公映,这三天的时间里,媒体的差评在观众们心中植入了第一印象,使得公映后观众们的唾弃之声来得更为理直气壮。
看了一篇姜文的专访。他表示从12月15日《一步之遥》全球首映礼以来,外界流传的许多评价都是对他与电影的“误解”,他还没有看到专业的评论。从姜文接受采访的语气似乎感觉得到他有些着急,有些气愤,他认为是他以前说话的不理智与情绪化为他自己招来了情绪化的态度。换句话说,就是他以前不会做人得罪了人,所以这次有发言权的个个不待见他。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姜文详细解释了马走日的心路历程,他说了超过一千八百个字。简而言之,在姜文的心里,《一步之遥》“是一个赎救,一个通过受难,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升华的一个故事”,所以王天王给马走日穿上了SM的皮具。马走日受虐,姜文虐观众,舆论反过来虐姜文。
很多评论在批判《一步之遥》的故事没讲好,其实我觉得还成,除了最后这个结局个人不太喜欢。这里请允许我引用姜文,告诉你马走日最后为什么要打晕武六,出来送死:“武六把马走日救了,你可以说是私奔,也可以说是美女救英雄,在这个时候,马走日发现,你武六为我不值啊,在被人家救,被人家爱的同时,深刻体会到对不起以前爱他的完颜英,我就更不能再对不起你了,铤而走险,宁可把她打晕,也要去面对子弹。”
姜文认为马走日这是救赎,是耶稣基督式的受难。But,作为一名女性,作为一个能理解女人的人,我表示这不是救赎,是逃避,不是受难,是混蛋。很简单,你想想啊,武六抛弃一切拼了老命救这么个男人,醒来发现这货死了,那得多伤心,多气愤,而且他的死也许是他的精神胜利,但对武六来说那就是失败,爱情的失败,家庭战争的失败,一败涂地。你既然知道女人和男人在一起不是为了一块儿死,是要一起好好活,那你为什么不能是那个愿意扛起责任创造奇迹的男人呢?为什么不敢“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我还是要爱你呢”?末了还惦记着完颜,不能对不起武六所以必须放武六一个人面对可悲可笑的残局?这逻辑恕我不太懂。
马走日很重要的一句台词:“我是个孩子。”
姜文是个孩子。
我觉得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熟的标准就是:在他心中女人是妈妈还是女儿。
姜文过往所有的电影统统算一遍,女人的形象基本是“妈妈”。是引领你的,性启蒙你的,驾驭你的,爱你的,保护你的,拯救你的。完颜和武六对马走日热烈地追求,急着想给他生猴子。为啥?因为他是导演啊。
有些导演的电影里,女人是被男人伤害的。比如姜文,比如娄烨。
还有一些导演的电影里,男人为女人操碎了蛋,被虐得西巴惨还不能自已凄婉迷离,比如安东尼·明格拉,比如李安。
后者大概就是所谓成熟的男人吧。
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是一部带着哑谜的电影。观众都在猜。媒体也问李安。李安不愿意给“官方”的“权威”的解释。他觉得电影拍出来,就是给观众自己去猜,去想,一切都是自由的。《派》拍到位了,不管大家猜出多少“真相”,都公认这是一部好电影。李安说:“刚开始拍片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话要说,可后来我觉得,我其实只是一个载体,一个灵媒。不管是高僧弘法也好,或是我们做艺术、做娱乐的也好,它不是你用力就可以做到的。其实是电影在拍你,不是你在拍电影。”
我很喜欢李安。喜欢他做人的境界。
姜文这次其实就是用力过猛了,他太想“拍”电影了,太想拍自己了。
舒淇在北京话上下了很大功夫,最后还是不行,为了给舒淇找配音,试了一百多个人。你敢说姜文不认真?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再想想《卧虎藏龙》,周润发演的李慕白可以操着一口纯正的广东国语对同样操着纯正广东国语的俞秀莲喊“瘦莲”。
李安会不知道那听着很难受?
只不过李安比姜文会做人。
《一步之遥》之前,姜文距离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都还有一步之遥,现在他赶上了。他也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遭人骂的电影。
但是没关系,是孩子总要受伤。
51岁还能再长大。百尺竿头嘛。

开篇就是向《教父》致敬的镜头,武七,一个官二代,被意大利小妞嘲笑是个new money,她用一个装逼的要求对抗装逼,凸显武七的二逼。武七要把钱风光的花出去,成为old money,那就来个花都选秀吧,利己利民,何乐不为。注意到教父抱的不是猫而是玉兔,那个马走日和完颜奔向的月亮上的玉兔。马走日还提到了他和太后在一个炕上翻滚的情谊和醉酒后错过了剪掉鞭子这个象征的最佳时机,着像是吹牛又像是陈述,我不得其解。后来,世界齐聚上海滩,直播盛况欧美佳丽大战,完颜用完美的演说反转,把金钱、自己捐出去赢得观众的认同,而武六在默默拍摄着这一切。获胜后马走日和完颜在一起,项飞田和武七混在一起,性烈如马爱走日,圆润似象贪飞田,虽是发小却性格不同,一步之遥,注定结局不同。完颜只想和走日结婚听一句“I do”,走日回答是“我还是个孩子”,孩子只会过家家,哪会谈情说爱。完颜是怎么死的,马走日说完全不记得,我看到完颜的面容中带着笑,她也许得到了最好的回答,也许这是个爱情故事也说不定。

是谁杀了完颜英?
完颜英(舒淇)肯定不是大烟吸食过量死的。她是被人杀死的。
凶手是谁呢?
影片本人只看了一遍,回来网上没找到能看的枪版……难免有记错,很多“可疑”的细节未及核实。以下纯属大胆推测,权当一种理解的版本,仅供参考。
武七(文章)找到姜文帮忙的时候,花域小姐竞选已经办过两届了,完颜连任两届总统。武七包饭店请小姐吃饭,结果被人家彻底嫌弃了。后来完颜有台词说北京上海巴黎最好的饭店她都去过,一进去就一张桌子,包场了,男人喜欢玩这套。八成武七请的就是完颜。“王婆”大概是女总统的意思。武七曾追求完颜被拒。马走日还对武七说了句,“王婆不该死啊。”
第三届花域总统国际公开赛在马走日和项飞田的安排下完颜成功卫冕。但是完颜不听话,真把自己当了总统,到处捐钱搞公益,该花的钱花了,该挣的钱也花了。大股东武七必须不乐意啊,项飞田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也不乐意。再加上完颜要和马走日结婚,武七和项飞田心里都有恨。(有理由怀疑在马走日去法国期间,项飞田和完颜曾有过一段,马走日和相飞田是发小,和完颜是发小,那完颜和项飞田很可能也是发小嘛。)所以,为了阻止这个女人继续乱花钱并报复她爱上了别的男人,武七和项飞田有可能联手杀死完颜,嫁祸马走日,一石二鸟。到后来项飞田和武七为了拍电影这事儿不是又一起密谋了么?他们有同谋的传统。竖弯钩儿八成也有份。你觉得那英整天躲在马走日和完颜房间墙外面窃听正常么?就是她向项飞田提供了马走日和完颜的情报。后面有关“暖瓶的动静”那段戏其实暧昧地说明了那英和葛优有一腿。

我努力开一开自己的脑洞,试图揣摩导演的意思,基于我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的推责论断,下面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打一个问号。

四年前看完姜文的《让子弹飞》跑到豆瓣搜了很多影评,看他的小心思,看他怎么站着把钱挣了还打了广电总局的脸,看他酣畅淋漓的演绎太阳照常升起。每个导演的电影都带着自己的标签,如吴宇森教堂加白鸽的暴力枪战,张艺谋对镜头里色彩最纯粹的把控,小静安二郎的物哀和温情,希区柯克在黑白时空下的恐怖演绎等,姜文电影有姓马的主角,他是红小鬼爱马克思主义;有女人拿着枪,他喜欢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女人;有隐晦叙事方式,他用好玩拍电影。他爱好历史,也曾经说过历史中有掩埋在教科书和主流评价中的转折、人性和一步之遥。但和四年前那部他妈的什么叫做惊喜的电影不同,这部片子大家期望取得高,评价方差跨度有些大。也许这次步子迈的有些大,扯到了蛋。此时此刻,也已经不如彼时彼刻。观众用《让子弹飞》的经验看这部片子是得不到好评价的,但姜文还是那个拍《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的姜文,他也知道观众在看完后感受,他热爱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才会希望人们在一步之遥中看到那个叫马走日的人最后时刻的自我灵魂救赎。我们中国人什么都好,完整但有心思、爱反思却又盲从、克己又缺少在事上磨的动力,也许姜文想挑战一下观众的接受预期(影片中出现了大量观众画面),鬼子不能手撕,妓女和嫖客也不仅仅只有金钱关系,你看到的也会是蒙蔽你双眼最大的幕布,一步之遥的距离带来步步惊心的千差万别故事。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让姜文再飞一会儿,一步之遥的饕餮盛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杀人回忆观后感,如何相信回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