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正阳门下大女人,揭秘德龄公主的妹妹裕容龄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81 发布时间:2019-11-22
摘要:北京卫视大型纪实栏目《档案》将于今日21:48播出《正阳门下大女人一舞倾城话容龄》。一场舞蹈,一把如意,竟让慈禧太后心情大好,这位御前女官,到底什么来头?出身满洲贵族,

  北京卫视大型纪实栏目《档案》将于今日21:48播出《正阳门下大女人一舞倾城话容龄》。一场舞蹈,一把如意,竟让慈禧太后心情大好,这位御前女官,到底什么来头?出身满洲贵族,她为何竟能出演著名舞剧《玫瑰与蝴蝶》,享誉欧美?一场宴会,遭遇别有用心问题,曾经众人眼中的蝴蝶仙子,以怎样的真情流露,获得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赞扬?她是德龄公主的妹妹,也是中国现代舞第一人。本期《档案》,特邀知名演员杨紫嫣为您揭秘慈禧御前女官裕容龄的家国故事,敬请期待!

德龄公主与光绪皇帝

裕容龄是清代末年出生在天津的舞蹈家。裕容龄出生贵族,其父裕庚为清朝一品官。他的两个女儿裕德龄与裕容龄出生后,按清朝惯例,必须向朝廷登记,待长大成人后,候选人宫为妃。裕庚另辟生活道路,大胆决定不向朝廷登记。裕容龄从小热爱舞蹈。家庭教师发现她很有舞蹈天才,于是亲自为她弹七弦琴伴奏,裕容龄随琴声起舞,舞姿十分优美。 也是唯一曾亲自向现代舞鼻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过舞蹈的中国人。1902年,被巴黎观众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

裕容龄出生贵族,系满族正白旗汉军旗人。1895年其父裕庚出任驻日本公使,裕容龄母女随行。在日本时她曾向红叶馆舞师学习日本舞,并向日本大礼官长崎学习外交礼节和音乐、古典舞、美术插花。裕庚后来调任驻法国公使,17岁的裕容龄随父亲到法国巴黎。在巴黎期间,裕容龄曾向邓肯学习现代舞,她的舞蹈才华得到邓肯的赞赏,并在邓肯创编的古代希腊神话舞剧中扮演角色。邓肯要求个性解放、追求自由的进步思想也深深地影响了她。后来裕容龄还向法国国立歌剧院的着名教授萨那夫尼学习芭蕾舞。1902年,20岁的裕容龄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了《希腊舞》《玫瑰与蝴蝶》《奥菲利亚》《水仙女》《西班牙舞》等舞剧,博得了观众的好评。

裕家1903回国,裕容龄入宫成为慈禧的御前女官,慈禧亲赐封号为山寿郡主。从此,开始了她作为宫廷舞蹈家的生涯,也是她一生中从事舞蹈创作、表演活动最频繁的时期。裕容龄从入宫到1907年出宫,在仅仅3年时间内,创作表演了约五六个具有中国风格的舞蹈作品,有《剑舞》《扇子舞》《菩萨舞》《荷花仙子舞》《如意舞》。她是一位宫廷舞蹈家,受过良好的舞蹈教育,对我国戏曲艺术颇有研究,知识渊博,善于广纳博采。

裕容龄的中国风格舞蹈作品,来源于中国的民间舞与京剧舞蹈。在她创作表演的《扇子舞》中,主要吸收了民间扇舞。她还创作表演了《菩萨舞》,服饰化妆,都参照了佛教艺术中的观音塑像。

清王朝覆灭以后,裕容龄积极参加公益义演,表现了她的善良和对劳苦人民的同情心,当时她已40多岁了,可见其舞蹈功底的深厚。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裕容龄被聘为国务院文史馆馆员,着有《清宫琐记》等书。文革期间,她受到冲击,折断了双腿,加上生活过得十分困苦,年迈的她承受不住,终于在1973年1月16日病故,享年91岁。

图片 1

裕容龄出生于满清贵族,由于她酷爱舞蹈,能冲破封建礼教的重重压力和束缚,坚持学习百折不挠地投身于舞蹈艺术,把国外舞蹈艺术通过宫廷演出方式介绍到中国来,并在创作表演中,努力运用自己在国外学习的知识和技能,创作表演具有中国风格的作品,十分难能可贵。她是我国清代学习东西方舞蹈的第一人。

清宫宴乐舞蹈还包括另外八部兄弟民族及外国乐舞,即:瓦尔格部乐舞、朝鲜国俳、蒙古乐、回部乐、番子乐、廓尔喀部乐、缅甸国乐、安南国乐。这些以民族、地名、国名为乐部名称的乐舞,不仅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而且犹如唐代宫廷 《九部乐》、《十部乐》一样,宣扬了国力的强盛,客观上起到各种舞蹈艺术互相交流的作用。

1895年裕庚出任驻日本公使,夫人女儿随行。在一次宴会上,一位着名日本舞伎表演的日本古典舞,给13岁容龄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于是容龄开始偷偷地让一位能歌善舞的女仆教她日本舞。聪颖的容龄,很快掌握了日本舞的风格韵律和技法。一天,日本宫内大臣土方先生的夫人来看望容龄母亲。容龄机敏地穿上和服,请求为土方夫人表演了日本古典舞——《鹤龟舞》,受到客人连连赞美。客人走后,容龄却受到父母的严厉斥责,认为她有失身分,作为一个满清王朝一品官的格格,未征得父母允许,竟然擅自在外国高官的大人面前跳舞。但容龄还是坚持要学习日本舞,父母只好有条件地同意她学舞蹈。但规定,学舞蹈只是消遣,不能登台表演。接着请了红叶馆一位着名的舞师来教容龄、德龄跳日本舞,同时还学习英文、日文等课程。

图片 2

四年后,裕庚于1899年奉命调离日本,出任驻法国公使。17岁的容龄随父亲到法国巴黎,就读于巴黎女子圣心学校。在此期间,一位外交官的夫人到裕庚家看望,见到聪明美丽的容龄、德龄姊妹俩,便对裕大人说:“美国依沙多拉·邓肯正在巴黎教舞蹈,我有两个女儿,你们也有两个可爱的女儿,我们可以为这四个女孩子开一个班,请邓肯来教她们舞蹈。”巴黎上流社会以培养孩子多才多艺为美德的风气,多少改变了裕夫人以舞为耻的旧观念,欣然同意了这个建议。

当伊莎多拉·邓肯初次见到中国姑娘容龄时,很高兴,裕容龄当即为邓肯即兴表演了几个舞蹈。邓肯看后,不禁惊叹地说“这个中国姑娘具有非凡的舞蹈天才,我白教她也愿意”。容龄经过三年学习,很有成效。在接受邓肯舞蹈技艺的同时,邓肯要求个性解放、追求自由的进步思想也深深地影响了她。 希腊的雕塑艺术对邓肯的舞蹈创作,产生过深远影响。当时,她根据希腊神话编了一个舞剧,在挑选主要演员时,邓肯决定让容龄来担任主角。舞剧上演时,容龄的父母也被法国友人邀去观看。裕庚夫妇看到舞台上的舞者,潇洒地散着长发,身披白纱,长裙曳地,赤足裸臂,优美的舞姿令人陶醉。但他们定神一看时,才发现这美丽的舞神,竟是自己的小女儿镕龄!他们强忍着怒火,回到家中立即把容龄反锁在房里软禁起来,真是反啦!一个公爵的格格,怎能在外国的舞台上抛头露面,简直有辱门庭。一直关了一星期,但容龄一点也不屈服,还是决心要做舞蹈家。裕庚夫妇毕竟是爱容龄的,最后不得不同意容龄向法国国立歌剧院的着名教授萨那大尼学习芭蕾,后来又到巴黎音乐学院学习深造。

1902年,20岁的容龄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了两个节目:《希腊舞》、《玫瑰与蝴蝶》,博得了观众的好评。

1903年冬裕庚任期已满,全家回国。1904年阴历五月初二,裕夫人、德龄、容龄人宫成为慈禧的御前女官。从此,容龄开始了她作为宫廷舞蹈家的生涯,这也是她一生中从事舞蹈创作、表演活动最频繁的时期。 容龄从入宫到1907年出宫,仅仅3年时间,这三年中,她创作表演了约五、六个具有中国风的舞蹈作品,与此同时,还表演过《希腊舞》、《西班牙舞》等外国舞蹈。

清宫廷舞蹈出现了维新倾向,其代表人物是裕容龄。裕容龄是满族人,自幼喜爱舞蹈,12岁时其父出任日本公使,她随父赴日,学会了日本古典的《鹤龟舞》及其他民间舞蹈。后又随父至法国,学习西洋芭蕾舞,并在美国着名舞蹈艺术家依莎多娜·邓肯的直接指导下,研习舞蹈艺术,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希腊舞》、《玫瑰与蝴蝶》等。20岁时,其父任满回国,她相与归来,不久便与其母、其姊一同入宫,成了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在宫中接触了中国传统舞蹈,先后编导了《扇子舞》、《荷花仙子舞》、《观音舞》、《菩萨舞》、《如意舞》等,并为慈禧太后表演了《如意舞》、《西班牙舞》、 《希腊舞》,动作奔放,技术纯熟,轰动了整个宫廷。三年后,因父病,母女三人奏请出宫,艺术活动即告停止。然而,她不愧是我国学习西方芭蕾舞和现代舞的第一人。

裕容龄入宫的三年中,表面上看,宫中的生活是安逸平静的。但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的阴影仍然笼罩在人们心上给慈禧精神上很大压力,因此她常闷闷不乐。为了给慈禧解闷,大太监李莲英提议,让五姑娘跳几段舞。这个建议促成裕容龄在宫中举行了一次最盛大的演出。裕容龄演了《西班牙舞》、《希腊舞》、《如意舞》,前两个舞当然是从外国学来的,《如意舞》却是应时编创的,吸收了戏曲舞蹈和古代仕女画舞姿编演,舞者穿旗装,梳两把头,手捧红色如意,舞毕跪下给慈禧献上“如意”,慈禧大喜。

图片 3

以上这些舞蹈虽是创作于清宫,表演于清宫,观众是皇室贵族慈禧等人,但仍显示了作者杰出的艺术才能和对舞蹈艺术完美的追求。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裕容龄在外国学的是日本舞、苞蕾和现代舞,但回到中国,却努力创作表演中国民族舞,如《剑舞》、《扇舞》、《荷花仙子舞》、《观音舞》、《如意舞》等,这种洋为中用的创作方法,由一个清宫贵族如意运用,且运用得如此自觉自如,不得不使人惊叹。

裕容龄还参加了两次义演。

1922年1月8日,在上海真光剧院为救济郊区农民参加义演。清朝灭亡已11年,时年40岁。

1928年2月18日,在协利礼堂由京泮中外慈善家举行的义演人会。上表演了《华灯舞》、《荷花龙船舞》等。清朝灭亡已17年,时年46岁。

清王朝覆灭以后,裕容龄仍积极参加公益义演,表现了她的善良和对劳苦人民的同情心。从她的年龄看,她的舞蹈功底是非常深厚的,而且没有间断练习,如果间断了练习到这个年龄就很难表演了。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据说由周恩来总理提名,裕容龄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1961年6月2日,作者等人曾为了研究清宫的舞蹈及中国近现代舞蹈史,访问过79岁的裕容龄。当时她的精神状态很好,为我们讲述了清宫演戏,民间“走会”人宫表演等情况,以及她自己在清宫的舞蹈活动等等。许多史实都在她撰写的《清官琐记》中有记载。十分不幸的是,在十年浩劫“文革”中,她受到造反派的冲击折断了双腿,生活过得十分悲苦,所幸当她写信给周恩来总理后,总理办公室给她送来了床、椅子等生活用具。

  

  容龄出身满洲贵族家庭,生的漂亮伶俐,因为在家排行老五,所以也常被人称作五姑娘,她很小的时候便经常跟随父亲出使国外,会说英语、法语、日语三国语言。1985年,13岁的容龄跟随担任驻日公使的父亲裕庚旅居日本,在一次观看日本艺妓的演出中,她遇到了自己痴迷一生的爱好:舞蹈。恰好,使馆内的一位女仆非常擅长跳舞,内心欢喜的容龄便开始向这位女仆请教,舞蹈水平获得了很大地提高。一天,日本宫内大臣土方先生的夫人前来拜访,容龄自作主张地换上了日本的和服,跳起了刚刚学会的新舞。曼妙的舞姿自然受到客人的连连称赞,可父亲裕庚却为此大发雷霆,严厉的斥责了容龄,称其有失身分,并不许她继续学舞。以往也有类似高官子女在贵客面前跳舞助兴的先例,裕庚如此动怒,真的只是因为有失身份吗?

  

  1902年,在法国巴黎的公演舞台上,刚刚20岁的容龄出演了著名舞剧《玫瑰与蝴蝶》中的蝴蝶仙子,更凭借出色的舞姿和迷人的气质,成为欧美社交圈子里的红人。而在紫禁城内,刚刚经历八国联军侵华之后的慈禧为向列强臣服,急需寻找能够与西方国家对话的代言人,熟悉西方礼仪和文化的裕庚一家则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容龄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跟随母亲和姐姐德龄进入皇宫侍奉。入宫后的容龄时常充当慈禧太后接见外国使臣夫人时的翻译,还经常在谈话中巧妙地帮助慈禧解围,受到慈禧赏识。容龄也被获准可以在宫内习舞,她便在闲暇时间,从中国的书画、戏曲以及民间舞蹈中汲取营养,并结合西方舞蹈开始创作,潜心研究的容龄将爆发出怎样惊人的能量?在容龄晚年撰写的回忆录《清宫琐记》中,她又是怎样评价慈禧太后的?

  

  解放后,她经常组织义演,参与慈善演出。在一次新中国国庆的外交宴会上,容龄受邀出席,同桌的外宾提了一个问题:当年,共产党进北京时你害怕吗?这个问题看似个人化,但带有明显的政治意味,一旦回答不好,就容易落人口实。容龄却异常平淡地答道:我是中国人,共产党也是中国人,我为什么要害怕中国人进北京呢?在外交部的工作会议上,周总理在谈到提高外交人员业务水平时,特地转述了容龄的这一回答,并赞许为外交辞令,不但要正面回答这种尖锐直白的问题,而且要对这些问题中隐含的政治挑衅给予应有的回击。在每一次历史的选择中,容龄都选择与祖国站在一起,并为祖国的慈善事业奋斗终生。晚年的容龄还将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历经岁月打磨的她,又将焕发出怎样动人的光彩?今日21:48北京卫视《档案》播出《正阳门下大女人一舞倾城话容龄》,为您一一揭晓!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正阳门下大女人,揭秘德龄公主的妹妹裕容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