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电话有鬼,狙击电话亭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176 发布时间:2019-11-20
摘要:连续几天,我都会在清晨五点左右,接到一个自称来自湖北黄石的电话。那是一个饱受失眠困扰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嘶哑焦急,可是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懂。我必须描述

连续几天,我都会在清晨五点左右,接到一个自称来自湖北黄石的电话。那是一个饱受失眠困扰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嘶哑焦急,可是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懂。我必须描述一番住所周围的环境,那是一条商业街吵闹的阴暗面,一家名为卡萨布兰卡的狂欢酒吧,打着纸醉金迷的虚晃招牌,从此我对这个同名电影彻底深恶痛绝,包括酒吧内一位声带粗壮的摇滚歌手。另一边,是一家深夜餐饮业的典范,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在凌晨一二点起床去吃早餐,他们呼朋唤友,当街追逐。终于有一天忍不住探出窗外喊叫了一声,我记得那是整个夏季最为酷热的一个夜晚,电视上说,医院里的躁狂症病人新添了五成,最常见的举动就是东掖西藏他们的耳朵。

斯图,是纽约一个普普通通的广告推销员。这天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他走进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亭,拿起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听筒。但是,这个电话却是致命的,电话里一个阴沉的声音告诉他,如果他胆敢挂掉电话离开电话亭一步的话,就叫他血溅当场。
斯图理所当然的把这个威胁当成一个恶作剧,直到他将要走出电话亭,一发冷枪射来,一个无辜的路人倒下,恐怖才真正袭上他的心头:这一切都是真的。枪声引来了地区警员的注意。他们来到电话亭外,怀疑斯图就是那个凶手,只是畏罪躲在里面,并勒令让他出来。而斯图的解释当然不能让他们满意,反而让警察们更加怀疑。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嗅觉灵敏的媒体们也开始在电话亭外聚集,将这里变成了直播现场。
这一切,仅仅是糟糕的开始。走在赶来现场的路上,有斯图的妻子和他在外的秘密情人,这两个不知道彼此的女人,注定面临一场相遇

剧情介绍:
这部片子是讲述一个男人因为惯于说谎而最终遭到惩戒的故事。
斯图(科林•法瑞尔饰),是纽约一个普普通通的广告推销员。这天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他走进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亭,拿起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听筒。但是,这个电话却是致命的,电话里一个阴沉的声音告诉他,如果他胆敢挂掉电话离开电话亭一步的话,就叫他血溅当场。斯图理所当然的把这个威胁当成一个恶作剧,直到他将要走出电话亭,一发冷枪射来,一个无辜的路人倒下,恐怖才真正袭上他的心头:这一切都是真的!枪声引来了地区警员的注意。他们来到电话亭外,怀疑斯图就是那个凶手,现在只是畏罪躲在里面,并勒令让他出来。而斯图的解释当然不能让他们满意,反而让警察们更加怀疑。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嗅觉灵敏的媒体们也开始在电话亭外聚集,将这里变成了直播现场。这一切,仅仅是糟糕的开始。走在赶来现场的路上,有斯图的妻子和他在外的秘密情人,这两个不知道彼此的女人,注定面临一场相遇。斯图,究竟应该如何是好?是否随即而来的,将是一场灭顶之灾呢?
剧情评析:
谎言。生死临头的挣扎
片子全长仅80分钟,紧张的节奏压迫这我的每根神经。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男人每天周旋在客户、老板、朋友、妻子及情人之间,编织着各种谎言,他们焦头烂额却又乐此不疲。他们就这样自导自演着自己的生活,每天制造着各种希望,力图让生活更丰富多彩一些,寻求着各种刺激,而一旦发现危险性的来临,又手忙脚乱地自圆其说。比如斯图,如果他演技高超,而命运又偏爱于他,也许到死那一天,有些谎言也不会被戳穿。我们不幸的男主人公却在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在一个很普通的电话亭里被一个躲在角落里的人用狙击步枪瞄准着,逼着他当着众人的面一点一点地揭露自己以前说过的谎言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妻子的承认自己曾对别的女人有过非份之想,承认自己每天在这个电话亭里给别的女人打电话并试图勾引其上床。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之下,所有所谓的人性全部暴露无疑。。他承认他这一生欺骗了很多人,他的客户,他的老板,他的朋友以及那个一心一意为他打工的小弟。也许,正是被剥光了衣服,正是心中的坦荡,最终使他觉得无所畏惧了,觉得轻松了,当他意识到他的妻子及那个他曾爱过的女孩因他而受到生命威胁时,他毅然扔下那致命的话筒,伸出双臂对着隐藏的威胁大叫着:杀了我吧,我才是你该杀的!然而选择只有一个。或者妻子,或者情人,当枪口在两者有之间游移时,主人公的眼神确实杀死了不少女观众,至少我这么认为。
在性命和尊严面前,他选择了前者。也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这个男人就这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层一层地剥开自己虚伪的外衣,当所有的谎言都在当事人面前被强迫揭穿时,他感觉自己就象一丝不挂般无地自容。他流着泪向妻子忏悔自己以前的过错,他重拾起每次给女友打电话时都要摘下的戒指并戴在手上,他请众人不要责怪他的女友因为她也是个被蒙蔽者。他承认自己爱慕虚荣,他身上有太多不光彩的地方和越来越多的缺点。因为着这样的时刻诚实能够换会自己的性命,是的当天空电台的直播开始了。我们可爱的男主角就流着泪水,说着自己的所有糗事。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尘埃。开始为了维护个人形象,他还半遮半掩。但没过多久,他的遮掩就被那个恐怖的声音击中,他边流泪边诉说。电话里要求他承认与情人的故事,并且大声说出“我想跟她上床!”甚至说“我想上她!”是的,对着救援的警队和成千上万的围观群众这样说。一个人在生死的关头是如此脆弱,掩盖了也许大半辈子的谎言就这样被自己捅破。枪声响起,他应声倒下。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人倒下,警方认为这个就是凶手了。威胁没有了,我们的男主人公也迎得了美人归,一切应该都应付过去了。然而在恍惚之际,那个幽灵般的人手提皮箱绕到他身边,轻声说道:如果你不能坚持刚刚学会的诚实,我还会给你打来电话的。这个声音我想会令他一生都不得安宁的。他挣扎着想知道这是不是梦境,他想知道这个不许他说慌的人是不是要继续威胁着他的一生。
场景﹑结构﹑拍摄手法分析: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整部戏的场景仅仅限于一个路旁的电话亭,所有的情节跟着那个缠绕听觉神经的电话而承转起合。这个特别时刻的特别场景注定了影片节奏上的递进关系。当观众们都不得不盯着那里的时候,导演的小成本的制作也可以取得成功。开始的送比萨的人应该是凶手吗?还是凶手的帮手呢?这样的悬念最后还是没有解决。如果开始斯图没有对他那么凶,那么结局这样吗?这样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比如他如果一听到那个电话就调头走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问题是,我们可爱的主人公并没走,他一进入游玩戏就退不出来了。他从骄傲宣称可以为打电话者安排工作,到妥协再到恐惧最后到绝望,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电话亭里。科林•法瑞尔(Colin Farrell )突出的肢体语言表达出极其丰富的心理变化。这部电影的结构很明朗,从进入电话亭开始,这个故事就压迫这我们的眼睛,不管你在不在意,反正他就是那样低沉的控制着斯图,也控制着你的注意。约尔•舒马赫的拍摄有如讲普通故事一般不露痕迹,情节上的冲突,使记叙上很容易出彩。
经典台词:
“走出电话亭!”
“恐惧如何引导你的创意!”
“在你爱的人和陌生的人面前坦白!”
“我想和她上床!”
“我想上她!”

“当你听到公共电话亭里响起铃声时,你会怎么办?你肯定知道是有人打错了,但是本能可能会促使你接听电话。”
这是目前我有限的看片史里最特殊的一部电影《狙击电话亭》,整部影片基本围绕一个电话而展开。电话是道具,他是唯一的主角,电话那头的神秘人物是导演,其他的人都倾情出演配角,纽约繁华的街头是为他搭的布景。
一个电话,能让全城的人为之轰动,能出动当地最厉害的警力,能让众狙击手无能为力,能让解密高手哑然,能让观众为之叫绝。
一个电话贯穿整个影片,这就是这个影片的独特之处,你大概会惊讶于这个电话的魔力。是什么,让他不能挂了电话扬长而去。实际上,那个掌握一切的人之所以厉害,并不全是他手上的那把狙击枪,而是因为他掌握了人性最深处的弱点,也就是软肋。
关于这部经典影片的影评太多,但是我认为,这部电影实际上对人性黑暗的揭露和惩罚,电话那头的那个人也许是导演、也许是上帝、也许是你身边最亲密的人,也许就是你心里的那个自己。
影片的主角,斯图,黑色的西装、紫色的衬衣、时尚的发型、袖口处若隐若现的名表(后来证明是假的),影片上,他是一个很有意大利风范的帅哥。干的也是表面光鲜的职业,叫广告经纪人,每天要跟很多脸蛋好看、声音不错、演技一流的人在一起,很多人就靠着他吃饭,比如他旁边那个替他拿东西、接电话的小伙子。
这个人似乎很光鲜,但他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普通的人之一。每天不停地努力,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好一点;爱美,用自己的钱装扮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爱自己的妻子;有一个令他心仪的小姑娘,叫潘;套用成龙的一句话,叫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电影里面主人公的解释是:仿佛你有了一个漂亮的庄园,但偶尔你还想住一下豪华的大酒店。
这个世界从来不需要解释,解释都是掩饰。
故事发生的这一天,他在忙完之后,把自己的助手支走。来到了街头的电话亭里,摘下婚戒,给自己喜欢的姑娘打电话,他有想法,虽然不露骨,意思却很明白。他怕自己对不起妻子,于是打电话的时候,他摘下了食指上的那枚婚戒。他对所有的人都颐指气使,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和不能如愿的想法,他表现得像初恋的男生。一切的表象,在他看来,都那么美好。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电话,生活还将继续。他会廉价利用身旁的小伙子,利用他的人际关系搞定更多的单子,他还可以利用自己的“聪明”和“帅气”来享齐人之福。
但不幸的是,他接了那个电话。
索性把电话那头的神秘人物定义为人性的惩罚者吧。
打蛇打七寸,惩罚者很清楚斯图的七寸:一开始,他威胁要将斯图跟潘的事情告诉他的妻子,这对于一个想享齐人之福又不愿失去家庭的男子来说,莫过于打击。他之所以来电话亭打电话,就是因为他怕自己的妻子会查他手机的通讯录,而公共电话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真相揭露了,妻子没有怪他。于是七寸换了,电话那头的狙击枪瞄准他的头颅。但如果开枪了,后面就没得玩了,一起枪杀案而已。导演先后安排三个要用电话的妓女,但她们频频受拒,那些敞开在外面的丰乳肥臀没有起到平常的“吸引”作用,于是她们找来了一个肥男人,那个“巨无霸”为了在几个坦胸露臀的女人们表现一把,结果成了替死鬼,替斯图挡了一枪。惩罚者明确告诉斯图,枪口就在头顶的上方,只要不听他的命令,马上就会蹈他人之辙。
就在他即将崩溃,只求速死的时候,七寸转移到了他心爱的女人身上。我忘了他老婆的名字,一个贤淑的女人,此刻她丝毫不责怪自己的老公吃碗里看锅里,只是她很担心,也很困惑。实际上,所有的人都很困惑,用重庆话说叫“旷了”。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狙击枪后面的那个手持加密电话、声音浑厚的男人,他镇定自若地操控一切。正因为他知道斯图的“七寸”在哪里,于是不停地用这些来威胁他接电话。
“The end ”后,我长吁了一口气。导演太能折腾人了

我就是住在这样一条极度疯狂哀伤的街道上,如同一面困乏而又痛苦清醒的挂钟,在夜深人静的环形公路上注视自己不断交叉跑动的脚步。我一定是得罪了白昼的某种隐蔽缺陷,惩罚我必须在天亮之前一直保持暴怒与辗转难眠,月光经过窗外,都会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然而,那个该死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从桌上一下子跳到我半边神经麻痹的脸上,打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中的索命,我把自己深埋在被窝里快乐地呼喊求救,可是梦终究敌不过铃声的执著,那一刻,杀心顿起。

地球的另一半,一个名叫斯图·谢菲尔德的人也正在经受与我相同的歇斯底里的折磨,他走进了纽约大街的一个电话亭,自此,他要在这里体验长达九十分钟的灵魂逼问。我一直以为电话是一项很贴心的伟大发明,两个人不必见面,各自安全地躲在连线的两端喃喃细语,没有人清楚看到我背道而驰的面部表情,偶尔还可以打个盹走一会儿神。在《午夜凶铃》突然大行其道的时候,这样的死亡咒语也不过是个冷笑话,连带着韩国恐怖片《鬼铃》,那个砌在一堵墙里的新款手机,提醒我的只是不要随便转用陌生人的手机号码。我和所有的人一样,都太过自信了,在这个闪闪发光真伪难辨的新世界里,寂寞地恪守着一些看上去无械可击的聊以自慰的贴心话语。

两条大街之外的斯图·谢菲尔德也是一身精短打扮,紫色衬衫,一块仿冒名牌腕表。那枚结婚戒指,在他走进电话亭之后就脱了下来,轻轻扣在电话机上。金属的声音的确是很亮眼的,这个小小的道具,有时候要比一挺狙击枪更具杀伤力。而那位一直未曾露面的真正主角就躲在电话亭附近的一扇窗户背后,肆无忌惮地瞄准斯图·谢菲尔德的眉心、耳廓,还有慌乱的心脏。我可以想象他的微笑,戏弄中有些凄凉的满足感,他一定在这里守候了很久,逼仄的房间内烟雾弥漫,还有一根烟在他发烫的指间慢慢燃烧。如果可以忽略一个空间的实际氧气容积,那么狙击手的藏身之处,大概也是另一个令人窒息的电话亭,谁又能预想那种平静如水的声音后面,是不是也掩盖着一颗笑着流泪的受伤的心。我无端地相信,所有的偶然都是提前埋伏的必然,一颗子弹的速度,在缜密的阴谋计划中,迟早都会穿透一层透明的玻璃。

时隔很久,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念着这个古怪的电话,我对遥远的一无所知的地点与方向总是充满新奇地不安。我要去西藏,我要去新疆,我要去云南,我要去离家五百公里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事实上我还没有跨过黄河以北。同样的三四个早上,我都被同一个电话亲切唤醒,我们没有交换彼此的姓名,似乎在遵守某种奇怪的约定。在不到一分钟的通话长度中,我通常都在重复一句话,一张开嘴就能闻到夜梦过多的酸苦气味,你打错了吧,你打错了吧,你打错了吧。最后一次,我改变了回答问题的方式,在稳定呼吸之后,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从此,这个电话再也没有出现了。

《电话亭》是一场虚与实的对峙,弱小与庞大的游戏互动,或者就是科林·法瑞尔一个人在电话亭演出的独幕剧。我并不想要把这个电影引向人性多么夸张的深度,有时候一场淋漓尽致的游戏,也能让人心跳变速。我想到《见鬼》中的电梯间,《捕梦人》中的森林小屋,普遍的恐怖电影中的鬼屋,还有地下室,废弃的停车场,在这些特定的场景中都包含着夜半铃声的胆颤心惊,让人眼神充血的冰凉兴奋。可是我还得在清晨五点与一个言语暧昧的陌生人对话,聆听那些言不由衷的紧张措辞。他似乎在很急切地寻找一个什么人,而这个人只在这个时间段冲出他的记忆,跳到早上还有些微寒的空气中。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对我的不信任,语气中隐隐有种深深的责备,他一定在埋怨我把他的朋友藏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亭,他找不到他,他彻夜失眠了。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电话有鬼,狙击电话亭

关键词:

上一篇:惊天魔盗团2,惊天魔盗团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