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树梨花压海棠,韩拔这样叫她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109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我的小洛丽塔,你是春日海棠,慵懒鲜艳纯真放荡都在你身上懒懒洋洋散发出来。你不用勾动手指撩起薄衫微启朱唇,无数蝼蚁苍蝇蜂拥而至。 《洛丽塔》的原著我没有读完,虽然对于

我的小洛丽塔,你是春日海棠,慵懒鲜艳纯真放荡都在你身上懒懒洋洋散发出来。你不用勾动手指撩起薄衫微启朱唇,无数蝼蚁苍蝇蜂拥而至。

《洛丽塔》的原著我没有读完,虽然对于它的作者纳博科夫我饱含敬仰,但这部作品的写作风格却令我实在无法卒读。可是似乎这部小说很受影视界的欢迎,继62年首度以黑白片问世之后导演阿德里安•莱恩1997年再次将其搬上荧幕。杰里米•艾恩斯与多米尼克•斯万携手合作,共同演绎了一段动人心魄的畸恋故事。
我不打算对他作整体的评介,只是作为一部文学电影它的音乐、光线、很多镜头细节的处理都运用了压抑的性的隐喻,甚至有人提到其中出现过一个名为“climax”的湖泊象征着性的高潮。所以本人姑且从影片中挑出几处比较明显的隐喻客体,对其间的心理内涵进行适度的分析。
第一个隐喻:脚
首先是洛丽塔的腿脚,无可否认这是一个淫荡的客体。从阿洛堪称情色经典的惊艳出场水花四溅中双腿的特写到她的脚跺湿湿地踩在韩波特的裤腿上,她对韩波特的勾引直到最终的叛逃,阿洛那玲珑的腿脚占用了极多的镜头,那些意味深长的动作始终在撩动着韩波特的情欲,寄托了他对于洛丽塔的全部欲望与意向。在三年之后他再次找到阿洛,正又是这双腿脚以着着拖鞋慵懒而世俗的形象出现破碎了它在韩波特头脑中健康的、拥有小麦色肌肤的美好印象。
第二个隐喻:嘴
说过腿再来说口。在这部电影中另一个反复出现的镜头是洛丽塔的嘴。似乎她的嘴从来就没有闲过,吃口香糖、香蕉、那种嚼得嘣嘣响的玩意儿。在弗洛伊德的观点开来,嘴也是一种重要的性器官,它是充盈的,也是开放的。洛丽塔下巴会动,她的吻唏唏索索地体现出一种与她年龄不恰当的少妇的情欲。片中韩波特屡次对她吃口香糖并且到处乱粘的行为表示不满,甚至有一个镜头他企图把她嘴里的东西掏出来扔掉。这里我可以解读成韩波特的不安定感,他意识到了阿洛的跳跃性她的不稳定,正因为口的这种开放性使得他感受到危机四伏他企图独占的身体具有者背叛的潜质。韩波特最终取得了胜利,他捏住黛丽的鼻子,甚至把那玩意儿扔到了车外;但事实上他却是个颓废的失败者,阿洛离开了他,投向奎迪的怀抱,她说他是她遇到的真正的男人,“那我呢?”阿洛笑了笑点上烟,他甚至不是她的第一个情人,他是无足轻重的、是不被需要的。韩波特直到这里终于彻底走向绝望。
第三个隐喻:胡子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洛丽塔支开韩波特去买香蕉,他在中途刮了一趟胡子。回来之后便觉察到有另外一个男人存在过的气息。在这里刮胡子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胡子是父权的象征,韩波特对于洛丽不仅仅是情欲的爱,更有种占有欲,是作为父亲的权势不容侵犯。然而在他刮胡子的过程中,这种父权就被侵害了,随着胡子的刮落而从他身上剥离了、失落了,这是韩波特无奈的预感。最终韩波特发现了洛丽与奎迪的接触,他疯狂地将她扑倒,疯狂的与之做爱,在她身上宣泄着愤怒。这个地方我注意到阿洛的口红原来有一些零乱——这是很可疑的,因为奎迪或许真是性无能的,当然这并不影响到他也可以吻她——但韩波特的嘴唇却彻底把洛丽塔的口红涂得一塌糊涂了。这个男人包含着悲愤,虽然他不是她的第一个情人亦不是她心中真正的男人,却注定要独自背负这玷污的罪名。
背景与高潮
我不期望我能完整地解构这部作品,在我这个状况谈论爱情和人性是很奢侈的事情。所以我只看细节。韩波特的初恋在十四岁的时候死于一场伤寒,那个深深的烙印使得他的爱恋永远停留在对于十四岁少女的刻痕般的记忆里。在片中我注意到他对于母女二人的情感是复杂的。为了留在女儿身边而不得不接受作为继父的身份,为了逃避寡妇不惜用药甚至以恶毒调侃的言语来描述一个可怜的不知情者,他明白这最种生活的罪恶。当那个女人死去,他把她用来撬开抽屉的剪刀放进抽屉里关上,然后收拾行李走上旅途,这意味着他与过往的隔裂,我不知道他对于她有没有过愧疚的心理。
这部电影的情节是顺理成章的,并不想62年版那般于原著接近充满诡诞。奎迪的第一次出场——和狗一起那次我们便绝望地得知洛丽最终会跟随他去,因此她往后的所有行为在挂上了目的的标签后便变得了无生趣。相反,奎迪最后的出场却引出了一个兴奋点。一个被洛丽所痴迷的真正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懦弱的变态的性无能者!这个极大的转折和错位给人以强烈的打破了心理预期的冲击。他的死亡也具有着强烈的象征意义,那个性无能者对于事件的解析又再次击破了我们原始的理解,那一段钢琴曲的虚写把极端状态下人的转移行为描绘得淋漓尽致,直到最后他还要躺到床上,对韩波特说滚开——这一段谋杀情节叙述节奏画面如蓝色丝绒一般华丽,将一个少女的梦想、一个中年人的忏悔与赎罪、一个兼干色情行当的作家骗子的三重破裂层层铺展,把影片推到了最高潮。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 1

《洛丽塔》。

他们是怪叔叔。虽然打着大义凛然叫作爱的招牌。他一边视你为女人占有你进入你,一边视你为女儿照顾你教导你。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一丽一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你初现银屏,爬在草地上,肉色衣身湿漉漉的,你的嫩白脚趾涂满红蔻,腰和臀部线条优美,扎麻花辫涂大红口红。你只回头轻轻一笑,即变成勾魂夺魄的小妖精。你在雨里看明星画报,大肆嚼着口香糖。

在早晨,她只是洛,普普通通的洛,穿一只袜子,身高四尺十寸。穿上宽松裤时,她是洛拉。在学校里她是多丽。签名栏里她是杜丽塔,在我怀里,她是......永远的洛丽塔,我的挚爱,我的欲焰,我的魂魄!亨博特开着曾经盛满洛丽塔放肆笑声的那辆老爷车在永无尽头的道路上行驶,他脸颊那两道深深的释放着无尽的绝望和忧伤,手中握着洛丽塔的那枚发夹,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那个蛊惑了他生命的小妖精,爱在他的心里,膨胀了整颗心还是满盈出来,将他的一生流淌成悲剧!

阿洛,韩拔这样叫她。

很难说清是谁先勾引了谁。

初恋总是美好到让人无法忘记,十四岁那年的一见钟情、难舍难分的爱在亨博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初恋女友的死让他的爱永远停留在对十四岁少女的迷恋中,永远得不到补偿,直到遇见十四岁的洛丽塔。当他一眼望见草地上的洛丽塔,被水淋湿的在孩童和少女之间过度的身体,修长光洁的腿,旁若无人的悠闲,微微一笑,那笑里却夹杂着纯真和勾人的妖艳,象巫女突然的降临击中了亨博特的心,他从此万劫不复!

他是爱她,还是爱那个年幼时死去的女友。他保留着她的那根带子,那根短裤上的带子。眼神一瞥的诱惑,她死了。

韩叔叔当然是喜欢洛丽塔。只是这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情欲还是男人对女人的爱?

因为洛丽塔他留了下来,他的眼光追随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她眼神迷离的起床,她娇嗔的拒绝收拾床铺,她穿着宽松的男式衬衣,她不停的嚼口香糖,她毫无顾忌的坐在他腿上,直到她要被送去寄宿学校,他从窗口不舍的望着,洛丽塔突然飞奔上楼扑进他怀里给了他深深的一吻,她知道他心里的秘密,从一开始就知道!洛丽塔走了,他跌落在她的衣柜里嗅着她的气息,一遍遍的抚摩洛丽塔留在桌上的发夹。

韩拔遇见了洛丽塔。那个小妖精。花园里她趴在草地上看杂志,灌溉的水龙头喷出的雨,在太阳下散发着诱人的珍珠白,一颗颗落到她身上,湿了的衣服贴在她曼妙的身体。他顷刻间决定留下来。她是他的劫,注定的。

情欲是各种姿势的活塞运动,爱是轻轻薄薄证书。愿意头披白纱身穿燕尾服互相交换戒指说我愿意。

为了永远的留在洛丽塔的身边,他答应了洛丽塔母亲的求婚,他成了她的父亲却又千方百计的逃避着丈夫的责任,他那个上了锁的屉子里装着他的秘密——他对妻子的无比厌恶和对女儿的深深爱恋。终于有一天,妻子发现了秘密,愤怒下冲出去,却意外死于车祸,那一瞬间亨博特竟然充满了无法言语的轻松和快乐,他终于可以没有任何障碍的拥有他渴望已久的精灵,他要见到她,现在,马上!

韩拔与她的母亲结婚,只是为了能留在她的身边。

漫长旅途,都是长镜头。连绵不决没有尽头的西部公路尘土飞扬。小妖精洛丽塔穿短上衣和短裙,头探出车外,永远嚼着口香糖。她看起来没心没肺,肆无忌惮索取大叔的吻跨上他的腰身,粉嫩舌头搅搅缠缠,是贪婪吮吸,是温暖索取。但是,没有爱。

终于那个朝思慕想的精灵就在身边,她快活的笑闹,她将胸罩扔的车里到处都是,她孩子般的假装生气,将口香糖沾在亨博特的衣服,本子上,他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这个妖女让他快乐的快要发疯了,却又让他怜爱的放在心尖上,生怕轻轻的一碰她就象露珠一样化掉了,他在外面徘徊等着他的精灵进入梦乡,凝望她熟睡后的天真,可是早上醒来她诱惑了他。

洛丽塔,小妖精却时刻没有停止对他的诱惑。她的光洁的小脚,她那故意迷离却又年幼的眼神,其实,她根本就不用诱惑他,他,韩拔,已经爱上了她。我想,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或者女生,她不经意的笑,都会是他心里最灿烂的风景,他可以想一千遍一万遍也找不出厌倦的理由。

她仅爱奎迪,尽管这个高大男人是个性无能只能玩玩欣赏群P拍照片的恶心家伙。她处心积虑攒钱想要离开韩。

为了和他的精灵再长一点的呆在一起,他选择了一条蜿蜒的线路,他们在老爷车的晃悠中快乐的生活,终于还是要安定下来,他送她进了学校,白天他是她的父亲,夜晚她是他的情人,洛丽塔慢慢的开始变化,她开始说谎,开始用钱来交易她给他的温存,她在慢慢的积攒悄悄的预谋离开,他开始不了解她,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看到她,从来洛丽塔就没有真正的感到快乐,她有的只有惶恐当这种惶恐弥漫到无限大的时候她反而轻松了,她无所谓的不断诱惑着亨博特,来达到一点点的目的,也许根本不用她诱惑,她存在的本身就是对他致命的诱惑。

很喜欢这一段。阿洛的母亲大声叫喊着要她赶紧收拾好去夏令营,她不时回嘴,已经坐进车里的那一刹那,却忽然跳下来,像一只小兔子,嗯,像一只兔子,那样幼小的身材穿着些许裸露的小衣服,跑起来身体向前倾,树,楼梯,母亲的叫喊,韩拔看见她跑来的慌张,我想她心里是骄傲的讥笑的。她不美丽,她不优秀,她却有自信把自己放在最高的位置做自己想做的事勾引想勾引的人,那么自信的把韩拔纳入自己的鱼篓,嗯,鱼篓,她是渔夫,她不爱韩拔,我们都知道。她只是觉得好玩,她只是想这样做。我又扯远了,继续洛丽塔,她跑到韩拔的面前,一下子跳起来跳进他的怀里,双脚环在他的腰,给他一个吻,很深的吻。这个小妖精。

她穿着简单白衬衣,坐在地上,用脚趾磨蹭他的敏感处。她问他:喜欢吗?

他感到她爱上了别人,可是他无从寻觅一点点的踪迹,他只有对她讨好,不断的加大钱的筹码的讨好,绝望的时候他对着她吼叫,换来的是洛丽塔唯一的一次心里的释放:你杀了我妈妈,你连我也一起杀掉了。他只有不停的对她说对不起,不停的对她更好,可是这一切都无法阻止洛丽塔的逃离,终于她还是逃掉了,和一个他无法知晓的情敌。他疯了一样找她,追随她可能的足迹,他的心裂成了无数片却又不得不一片片重新黏结,三年,他的老爷车飞扬了无尽的尘土,埋葬了他歇斯底里的爱情,他收拾了她所有的东西,慢慢的撕掉粘着的口香糖,只留下那枚兰色的发夹。

她喜欢涂很红很红的唇膏,每一次的亲吻总是花了的嘴唇,诱惑却又没心没肺的笑容。她只是个小女人。她的可爱之处,在于她故意的放荡却掩饰不住心里的小小忧伤和单纯。

然后在他二腿之间游走,挑衅神色,说:我的零花钱一星期一块,我觉得应该二块。她把栀子花般洁白的脸轻轻靠上去。

忽然她来了一封信,虽然只是一封寻求救济的信,却足以让他那颗死去的心重新波涛汹涌,他抑制不住心里的渴望找到了洛丽塔,那个无与伦比的精灵变成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少妇,“我望着她,望完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未死一样肯定......当日的如花妖女,现在只剩下枯叶回乡,苍白、混俗、臃肿,腹中怀者别人的骨肉,但我爱她,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么都可以,但我只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拥上心头!”他向洛丽塔索要他心里的迷团:那个带她走的人到底是谁?洛丽塔说:你真的不知道吗,是奎迪,他是唯一令我着迷的人!亨博特恍然明白,原来是他们第一次住旅馆遇见的剧作家,原来结局在他开始快乐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他注定是一个可怜的爱人,他从没有得到过她的半分爱恋,然而总是不死心的:洛丽这里和你熟悉的老爷车距离只有25步,马上和我迈出这25步.....有没有一线希望你跟我走?洛丽塔摇头,一个糟糕透顶的家庭都比留在亨的身边好,亨博特给了他身上所有的钱,洛丽塔欲拥抱他说谢谢,亨绝望的躲闪:不,你别碰我,你一碰我就会死!

她听吵闹的音乐,随着它跳随着它唱,她喧闹的没心没肺。她停止音乐,穿着长长的大衬衫,露出光滑细小的腿,握住自己的脚,涂着红的扎心的指甲油。韩拔不让她去演话剧,她那玩世不恭甚也不在乎的眼里,又露出了那样挠心的诱惑。洛丽塔,小妖精,用脚去碰触他,说“我的零用钱是每周一块”“我觉得是两块”……韩拔显然无法抵挡,她瘦小的带着孩子特有圆润的手,抚向他。她如愿,她喊他爸爸,她与他撒娇,与他勾引,与他吵闹,韩拔爱她,也许这个老男人年幼受压抑的性变成如今的些许变态也算是爱的话,之于洛丽塔,这算是交易吧。她要钱,只是想攒起来离开他。

他不应。

他绝望的离开了,杀死了那个性无能的恋童癖变态剧作家,他满身血污,手里握着那枚沾着血迹的蓝发夹,神情恍惚的开车来到悬崖边,“当时我耳边响起了一片儿童的欢笑声,令我心灰意冷的不是身边没有洛丽塔,而是欢笑声中没有她!”亨博特付出了他整个生命的爱,却霸占了洛丽塔最美好的青春,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她永远都不曾拥有过快乐!

想起那场争吵,她喊着“谋杀我,就像谋杀我的妈妈”,那么的歇斯底里。我原本还不清楚这个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女孩,怎么在母亲死后只是哭了一场,便再也没有忧伤。原来,她不是那么没心没肺,她心里还是孤独的。他们又开始了到处游走。她爱嚼口胶,爱吃香蕉。

她的手指继续打着圈。我认为应该是二块。

她还是离开他了。他疯狂了,他找他。顾叔叔,那个变态的奎雷,他带走了阿洛,他带走了韩拔的生命。她是怎么爱上奎雷那个死变态的,我不知道。是的,我不掩饰对那种恶心老男人的唾弃。他要她脱光了衣服与几个男孩做爱,然后让助手拍下来,这是他的恶心嗜好。阿洛不肯,看,阿洛不是你们所说的轻佻,即使她真的没有爱过韩拔。

一块半。

他找了她三年。再次收到她的信,她已经结婚怀孕,她说,爸爸,给我们些钱。

她愈来愈靠近核心,粉嫩手指娴熟游走。我真的认为应该是二块。真的。

她知道他爱她,她曾经是利用他。可是,也许,她真的是把他当爸爸。即使他们有性,像情人一样生活,韩拔做她的情人,也做属于她的家庭主妇。

他终于忍不下去,深深吁出一口气。好的,二块。

韩拔开车来到她的家。她的丈夫,李察,还好,不是个老男人。她带了眼镜,不再有当初的影子,她挺着大肚子,乱糟糟的头发,不再是那个小妖精。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空空的,想哭。更何况,是,爱她的韩拔呢?

她像个孩子璀璨一笑。露出小野兽整齐的牙,我还要演话剧。

他说:

是奎迪的剧本。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她用这样的方式争取权益,甚至在床上同他大打出手,硬币散一床。他一边躲闪她的拳头一边嚷嚷:你怎么可以中途加价?

他就那么看着她,她能感觉到他的爱么?

这原本就是不平等的情感。

他说:这里离你熟悉的那辆老爷车,只有25步远。跟我走。

她用青涩身体换取生活索取无度叫他爸爸。他爱怜她纵容无度带她去高级酒店对外声称这是我的小女儿:洛。

她却问,这是交易么,我跟你走,你会给我们钱么……

但她终是要长大,似小雀长成大鹏,为了爱奔走逃开,离了他生活怀孕待产。

这句话让我肝肠寸断,没有抑制的时间泪水就已经滑落了眼角。韩拔的眼神,瞬间变得无助如同一个孩子,绝望,却有些不甘心的说“不要碰我。你一碰我,我就会死”。他是明白过来,她不爱他了吧,或者只是现在才开始面对这个早已经存在的事实?

三年以后她来信,要钱。他风尘仆仆赶了去看她。万般柔情涌上心头。洛,离那辆你熟悉的老爷车只有二十五步的距离。我带你走。他不介意她已经臃肿邋遢怀着别人骨肉。

他给她4000块,她高兴的喊爸爸。也许韩拔不在意爸爸这个称呼,谁知道呢,可是我在意,我很在意。他离开,她靠在门口,他眼神飘移,仿佛她还是那个小妖精,短裤挥着小手,单纯如初。他的老爷车还未开远,便听见她喊“李察,好消息……”

她轻轻摇头,但回答坚定:NO,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他说“最后我听到了一群儿童的欢笑声,使我悲哀的,不是我的身边没有洛丽塔,而是在这欢笑声中没有她”。

他真是爱她。

他杀了奎雷。那一段我不喜欢,却又觉得很过瘾,韩拔那种悲伤和想哭的表情,那么震撼,多久没有这般心痛的感觉了呢。奎雷那恶心的带着肥肉的裸体,让人有吐的冲动。可是他中了那么多枪,却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没有人提及过,我也不提,我想,总会有个人跟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同样的同情,同样的原谅吧。

他枪杀奎迪,一路开着老爷车失魂落魄。手里,还拿着她当初留下的黑色发卡。

韩拔满手的血,捏着一根洛丽塔的小发卡,他无神的开着车,有人说,男人悲伤的时候对女人最有杀伤力,所以那么多人爱梁朝伟,所以我迷尼古拉斯凯奇,所以我爱眼睛里有内容的人。结局,结局呢。韩拔死在狱中。圣诞,洛丽塔死于难产。

他的至爱,他的欲焰,他的魂魄,他永远的洛丽塔。他永远的,失去了她。

这算什么呢?

她不是笼内困兽,只能得来施舍食物。谁都不能阻止她的长大,他日夜将她留在身边也不能。

不想发表自己的感慨,不太希望自己像个小女人一样纠结的没完没了。可是《洛丽塔》,我看过了原着,厌恶韩拔这个老男人。我看了62年的版本,开始消逝那些憎恶。我看到98这个版本。这像是三个不同的故事,也许是一个故事三个角度而已。

她旺盛的生命力和他日渐衰老形成鲜明对比。他因无法控制因为太爱的懦弱,臣服在她甜美笑容里,甘泉般的身体里。他愈是纵容愈是无能像只祈求食物的癞皮狗她愈是得意讥笑极尽折腾之能。

是因为爱情本身,它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这句话流行了很久。爱情永远是个讨论不清楚的话题。

离了她他抽烟酗酒,她在夜夜笙歌。

洛丽塔伸出小舌头,吻韩拔。这算是最情色的场景了吧。好事之人说这叫“舌吻”,让人有想把对方吞进心里爱到无法自拔的感觉,不好意思的是我没有经历过,被爱情伤过的人懂。

老绅士也会因时间佝偻。她是他苍白人世的唯一春药。

我偶尔会大方得认为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

 

我不觉得韩拔应该受什么道义上的谴责。我不想站在原书的角度看他,我承认我最爱的是98版本的,它让我震撼到存在我电脑两年却舍不得看,舍不得到即使电脑大修删掉了所有电影甚至最爱的1900,也要把它拷进mp4。

所有皮肉都是如此,终有一日松弛失去光泽脂肪堆满肚皮皱纹雀斑满脸。再青春的肉身都会如此。

想起前几年挺流行的那首卓亚君的《洛丽塔》,还有巴黎流行了挺长一段时间的“洛丽塔”风。这样外表单纯内心充满诱惑的女子,是连我也把持不住的,跟性取向无关,虽然我很不介意别人说我是拉拉。

你是。我,也是。

我愿意相信韩拔爱洛丽塔。他为她梳小辫,他生气却又原谅她所有的任性,他是她的继父所以算是乱伦。他打过她,她跑了他却每次都紧随其后寻她。他把她当宝贝一样呵护着,生怕她消失。这样的感情,也许是让人感觉压抑的吧,当然,这是肯定的。

 

好吧,我没有必要刻意回避我是小女子心性这件事。洛丽塔是韩拔这一生的一个劫,他为她付出一切,想要占有完全的占有她,她走了她去找。她不愿意跟她走,她不爱他,他也没有勉强过,他甚至给她她要的钱,即使她已经怀了孕还是挽留她,他已经绝望了却还是用自己下半生的自由甚至生命去杀奎雷,一部分怨他当初“偷走”了自己的阿洛,另一部分,应该也是怨他玩弄了自己的阿洛吧。

他在狱中病逝。

我想我已经从原着里脱离出来,原版英文我看不懂,翻译的又差,轻而易举让电影取代了这部经典在我心里的位置。我颠覆原来那个“韩拔是意淫老男人”的观点。他可怜。他有一个不恰当的身份,他有一个不恰当的年龄,综之我想起那句年少时候性压抑的话。至于他为什么喜欢幼女我不想探究。我只是喜欢他对阿洛的喜欢。心疼他对阿洛的在乎。也有些恐惧他对阿洛的占有欲。

小妖精洛丽塔,沦为妇人,难产死去,尘埃落定。

曾经的限制级影片,我只能说那是所谓的道德限制,它干净的没有任何过分的情色镜头。已经没有人再需要拿所谓的道德伦理来限制和评论了。那些满嘴批判垃圾的人,其实心里已经被垃圾充斥开始发霉发酵腐烂了。某些女生也没有必要在看到亲吻镜头的时候装的很假的喊什么“丢丢,不好意思”的瞎话了。

越是鲜艳灿然的花颓败得越迅速。

当我们理智的时候,把所谓的道德当糖果吃吧。当我们返璞归真的时候,情欲充斥于每一寸的空气。掩饰什么,拒绝什么,我们未到80岁,还没有资格叫嚣着做什么卫道夫说教者。

世间万物都将消失在浩瀚宇宙。无论多少爱或多少恨。多少欲望和爱恋。

爱可以是纯纯的。没有必要去批判什么小三,也没有必要去批判那些包养女大学生的老男人。也不要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的,贫穷的,简单的才是什么爱情。

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干净。

原始人为下半身活着。

现在我们需要为上半身活着。思想,是很深奥的东西,可以没有。可以属于自己的认知,却是不可缺少的。一切都需要理智,唯独,感情,不需要也没有人可以做到有理智。

如果你爱一个人,他不爱你,请不要相信那些鬼话而放弃对他的爱。那些所谓的爱你的人不会让你哭,不爱你的人不值得你哭,都是假的。如果一个人告诉你他爱你爱的很认真,相信他。如果有人再告诉你,女生不要为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笑一笑,别理她,八成她是愤青或者老处女没人要以至于神经错乱了。说什么女生要读多少书,要有自己的生活,要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都挺假。两个人相爱,就一定有一个做出牺牲,牺牲一些自己的爱好,牺牲一下自己的工作,牺牲一下自己原本柔嫩的双手,牺牲一下自己的身材,牺牲一下自己原本的童话梦想,牺牲一下自己的高傲。因为这些,女人肯定舍不得自己的男人去牺牲,所以不管她怎么强调自己结婚后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不会做家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会慢慢学习做饭不用你催不用你教,她不是感兴趣,她只是心疼你的钱包,担心你的健康。她甘愿牺牲,会从你认识的那个清纯风度翩翩的女子,变成唠唠叨叨的黄脸婆。她也曾经青春过。

女人不会心疼自己,因为是要男人来疼的。

女人有才华,却未必有爱情。

女人都会变,看她遇见了什么样的男人。

不会有一个女人维持在你第一眼看上她的那个瞬间。

如果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而喜欢她,停止吧,因为你没有能力喜欢她的全部。

没有人是韩拔,些许变态的爱恋,痴心的疼着阿洛,占有着她。

更多的是司马相如与文君。

自古娇蛮的女子都没有好下场,因为没有一个男人有耐心持续10年以上。金屋藏娇的甜蜜,一场巫蛊毁了陈皇后的一生,长门宫的哀怨,谁人能堪破。她爱过,她恨过,她彻彻底底轰轰烈烈毫无保留的爱他,她,像韩拔,只是她不需要顾及伦理,但是,她是国母,需要顾及的是所谓的识大体,所谓的识大体是允许自己的丈夫有无数的妃子。有时候会想,陈阿娇是穿越到汉朝的现代人么?还是只要一生爱一人的观念,根深蒂固的存在于女子的心里,只是被压抑与封印了?

有时候也会考虑,对于感情,到底是努力争取,还是默默等待比较好。

很多美女作家会发表那些看似有道理实则一通屁话没半点营养的半死不活的言论。我们称之为脑残。只有没有空间去发展和超越的写手,才会去编那样的谎言,去骗同样没有脑子的善男信女。有时候会分享一些貌似哲理的东西,那只是一种手段,好吧我真的很卑鄙。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读史使人明智。卫子夫乖顺,稳稳当当做了皇后,最后结局不好是因为有个不争气的笨儿子。刘彻喜欢她的原因,是因为她乖顺,懂他,不该问的不问,不向他要求什么。想起很多年前那部《康熙王朝》,如同里面的容妃吧。当然,皇帝的女人结局都不会很好。那些好不容易稳稳当当让儿子登基为帝的女人,于是早衰变成人见人怕的所谓太后,打扮再漂亮没有人看,保养再年轻也没有人夸,性生活长期得不到满足,怪不得个个都以整妃子为乐,她嫉妒啊,她无趣啊,她更年期到了啊。又扯远了。

人人都知道赵飞燕,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赵合德。很有名的一句话,好像是她临死之前说把刘骜当做婴儿玩弄于股掌之中(?)我再感性化的彻底一点吧,我以为她是爱他的。即使她也曾淫乱后宫,这野史可信度如何我不知道,但是刘骜对她的宠爱,多于飞燕。一个女人最受不了的是什么,是被宠爱。她可能很讨厌一个男人,讨厌到看见她就吃不下饭,那么尝试每天对她好一点点,她是你的囊中物了,娶到了手,你就可以做你的老爷,她自会做你的丫鬟保姆情人兼生育机器。合德同学也是很强势的女人,大家都知道。

爱玲奶奶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经过阴道。

初中的时候读《色戒》貌似没有任何的感触,即使看过了那风靡一时的电影,还特意找到那段被剪掉的阿伟与小唯同学脱光光在床上乱滚的片子,还是没有看出那些人之间的所谓纠结。重读张爱玲,一句简单的话,引出像我一样或者比我更甚的思维跨度光的人的猜测,果真绚丽的比天上的烟火更撩人哎。呃,先吐一会。

占有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占有她的心的最简单办法。一张床,一个没有别人的小房间,就足够了。貌似现在的女人都开放的不行,一夜情泛滥的让我这个所谓的女人都瞠目结舌,所以啊,这个办法显然过时了。

还是回到洛丽塔吧。我今天话太多了。

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的条条框框,我们已经不是初中生了,所以没有必要像傻子一样愤青了。我们要学会适应。我们思想的开放,还没有波及到实际的生活。我这个可以对于电影跟别人大谈性的被称为不是女人的所谓女人,对于接吻还是带着惶恐的态度,拥抱都会紧张。很多人跟我一样,所以我们就在自己的小空间里谈谈吧,只关于电影,关于音乐,关于书籍。我们做不到的洒脱,我们要对自己负责。我们愿意做最后一批老处女。呃,my god。我不是拉拉,真的。

闲不住,找到曾经的一张存储卡,突然很想佩服自己,这张大概一年前被我丢在角落的卡里,存的竟然是《女戒》《列女传》。我读过么?貌似没有,还好还好。

女人总是忍不住在看电影的时候,把自己想象成主角,或者把剧情搬到自己的身上。当然我不除外。还好我不是洛丽塔,我不享受勾引人的快感,虽然我不知道我所谓的好玩与这个快感之间的差距是隔了薄如一层纱还是深如马里亚纳海沟。还好我外表没有很单纯很萝莉,还好我没有那种魅惑人的倾向。所以,我也不会遇见韩拔,即使遇见了我也会逃,我愿意囚禁别人在我的心里,但是我不愿意被囚禁,那样的话,我会看不见阳光。

爱情总是千奇百怪,有的人爱的顺顺当当,相爱结婚白头到老。

有的人爱错了人,或伤或悟或从此不再爱。

有的人把爱情当游戏。

有的人爱了不该爱的人,乱伦的有,父母不同意的有,古代有什么杀父仇人之类的。

于是红尘里就由我们这些适龄或者来凑热闹的人翻滚着,苦着笑着,追寻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期待一种叫幸福的生活。爱或不爱,都是一种选择,一种压制。

争气一点,苦一下,忍一下,也就会让时间慢慢抚平这些伤。

那些勇敢的人,把爱全数散尽,收回了的药庆幸,收不回的注定伤一辈子。

妈妈说,这叫情殇,是上辈子欠了情债。

如果爱一个人,他不爱你,能抽身而退,就尽量的离开,还有你的幸福在等你。

如果离不开,那么恭喜你中彩了,上辈子你欠了他。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树梨花压海棠,韩拔这样叫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