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七十七街安魂曲,豆瓣高分小说

来源:http://www.taka225.com 作者:影视资讯 人气:92 发布时间:2019-11-09
摘要:“赌注两千美金,赢的人全拿。海克特,你来管钱。” “为什么由海克特管钱?” “他的车最慢,就算偷钱也跑不远。” 人生是一场重复,永远不只有一次机会。 而当我们回头看看齐

“赌注两千美金,赢的人全拿。海克特,你来管钱。”
“为什么由海克特管钱?”
“他的车最慢,就算偷钱也跑不远。”

人生是一场重复,永远不只有一次机会。

而当我们回头看看齐默教授和海克特,就会发现奥斯特所擅长并惯用的“奇遇”,他们同样因为所爱之人的突然死亡而导致人生剧变,他们又同样被另一个女人所拯救,但最终都以悲剧收尾(海克特以悲剧收尾涉及到最后的反转),他们孩子的名字如此相似,就连处理他们的寄托(一个是电影,一个是手稿)也都是被安排在他们死后。

警员酒吧里的柜台上摆满了20厘米高的酒杯。半个小时之内,大约有一百个警官在这间屋子里喝了朗姆酒和可口可乐;而在一个小时之内,大约有一百个警官醉醺醺的,忘却了一切烦心事。我从女人们的屋子里出来,听见麦克对许多老同事说:“海克特已经戒酒,不再追求一醉方休。他死之后,我们走进他的屋子,发现他的晚饭还摆在桌子上,他喝的只是一杯白开水。”“他的晚饭在桌子上?”我问道,“我认为他出去跑步了。”麦克看了看我说:“也许那是他的中午饭。问题的关键是,他喝的是白开水。”我从柜台上拿了一杯巴卡地酒加可口可乐,心里想着海克特,喝了下去。海克特死之后终于挺直了腰板。森尼克把空杯子放回柜台,又拿了一杯满的。同时,地的手伸向我,把我拉到他身边。我过来之前,他一直在向一群人讲故事,现在继续往下讲:“于是这件案子上了法庭,麦克站在证人席上向公派辩护人解释我们为什么走进那儿。他说:‘我的同事和我看见一束光从空旷的高楼里射出来,我们知道那儿应该没有人,所以我们就上去搜查。我们看见被告骑在女孩身上,仔细一看,原来他们正在做爱呢。女孩向我们求救,于是我和同事就逮捕了这个男人,然后告他强xx。’于是,公派辩护人问我们知道那个女孩是个聋哑人吗?麦克说我们后来发现她是。公派辩护人说,如果这个女孩不能说话,我和麦克又是怎么知道这不是双方自愿的性生活呢?麦克说:‘我的手电筒照到她身上,她的嘴形告诉我——救命!’公派辩护人说:‘你接受过读嘴唇语言的训练吗,弗林特警官?’麦克说:‘没有,但我知道她想说救命。’公派辩护人说:‘你是怎么掌握这门技巧的?你是不是可以不看字幕而看得懂英马尔-贝尔加马的电影或者你有其他的方法练习唇读法?’麦克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脸上不带一丝笑容。他说:‘不,先生,我不会瑞典语。’”在哄堂大笑声中,我走到麦克身边,挽起他的手臂:“我们该走了。”他的嘴唇上有一股朗姆酒的味道,吻我的时候,冰凉冰凉的。他说:“你可以再待会儿。”“我知道。但是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再喝一杯酒我就上路。你自己照顾自己吧。”我把头舒服地靠在他颈部那块柔软的地方,拉着他的手朝门外走去,“打电话给我。”森尼克跟着我们出来了,一只手环住我,想把我往回拦:“你不能走,甜心。奥尔加听说麦克在这儿,她就会来的。如果你走了,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奥尔加是一个“警察的熟客”。大约一年以前,我还看见她坐在麦克的大腿上。这是她的主意,不是麦克的。他只想把她甩掉。但是有些人认为她特别滑稽,于是就把麦克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她了。“麦克是成年人了,他会自己选择的,不管是奥尔加还是我。”我说。“哦……”森尼克唱起来,“看来我们可怜的麦克又得验证三次离婚定律了。”“对,尽管这么说吧!”我抓住麦克衬衣的前部,“再离一次婚,他又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光棍汉了。”那个下午雾蒙蒙的,非常闷热。我在北布罗德威大街上了公共汽车,来到了我停车的地方。然后驱车向西一直开到了圣莫尼卡的海边。海克特曾经住在离海滩不远的一幢高楼里,那是他和格罗莉亚合租的。把车停在楼前,我一时无所适从,我对这个地区知之甚少。我走向一层管理员住的房间,敲响了门。“你还记得我吗?”我问。管理员的名字是萨拉或者是桑德拉,我记不清楚了。虽然海克特曾经三番五次地介绍过我们认识。除了比基尼或者弹力紧身衣外,我以前从没看见过她穿着整齐的衣服——她是个专业健美运动员。我们一直站在她房子外的大厅里说话。她穿着一件带花边的丝礼服,但手里仍抓着5磅重的哑铃不停地屈伸着手臂。“玛吉?”她检查了一下我的名片说,“在葬礼上我看见过你。”“对不起,我没看见你,人太多了。”“不用。”虽然她的下巴上全是肉,说话还有点温柔,“我能帮你做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格罗莉亚也去参加了葬礼。”“我看见那个淫妇了。”“她说她要搬出去。但我想她其实几个月以前就跑了。”女管理员停下手臂屈伸运动说:“她是走了,但又回来了。她就像一只到处乱飞的乌,简直要把海克特弄疯。”“是海克特让她回来的?”“她总是在午夜出现。我自个儿想呀,要么是新情人揍了她,要么是那个人没有海克特给她的刺激多,但是她又想要这些。”“她回来之事,海克特只字未提。”“他感到很尴尬,看起来她好像在利用他。你知道,海克特在付房租,但她在外面却又有了野男人。”“海克特告诉过你我正在进行的工作了吧。我的一些文件在他房间里。我能拿到它们吗?”她耸了耸肩,想了一会儿,说:“我不应该让你进去,可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是他的朋友,而且我也可以找到你。海克特的妈妈昨天晚上过来转了一圈。她说她明天之前再来把海克特的东西整理一下。如果那里面有你的东西,也许你应该在她来之前拿出来,以免生出很多麻烦。但是,我得和你一块上去。”“如果你这么做,我心里会更踏实些。”她拉上她房间的门,带我走向电梯。她随身带着她的哑铃,去五楼的路上还一个劲地屈伸着胳膊。“我告诉梅伦德兹夫人不要着急。房租付到了这个月底。”到了五楼,她打开了海克特房间的门,然后咕哝了一句:“狗屎!”我越过她走入一个几乎空荡荡的房间:“昨天晚上家具还在吗?”“噢,天哪!格罗莉亚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弄走的?什么时候干的?我明明在葬礼上看见她了。”“你认为是格罗莉亚干的?”我问。“还能有谁?只有她还有一把钥匙。”“她有一个帮手。”我拾起地上一个随处乱扔的枕头,“或者几个帮手。还有一辆卡车。”“我应该叫警察吗?”“你是管理员,一切由你决定。或许你可以打电话给海克特的妈妈,看看她想怎么办。”几个月之前,在格罗莉亚搬出这幢房子之后,海克特只好又买了一套新的起居室家具,因为她带走了他们的新家具。这样就留给了他两份债单。他曾经告诉我,他自己的房租也是刚好付得起,这另一份多余的房租简直要使他窒息。海克特制作的“家庭相册”画廊和装在镜框里的单位奖状还完整地留在那儿。一个借来的小屏幕电视机放在地板上。他的新电脑不见了。在靠厨房的角落里原来摆放电脑的旁边,他的一箱箱的磁盘和一打没有标签的录像带还竖立在书架上。我最后一次进海克特的房间——也许是他去世的三天以前,它们就是这个样子的。卧室里的家具是从一个旧货市场买来的,很明显它们不值得一拿。床还没有整理过,两个枕头上还有脑袋压出的凹痕。二手梳妆台上摆满了衣服,大部分是内衣和运动服。我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因为这间屋子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香味,警察住的卧室都会有的——一股新鲜的枪油味。女管理员站在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格罗莉亚趁着葬礼的时候,抢夺海克特的房间是多么卑劣。我打开梳妆台的抽屉,把里面放着的运动短袜拿开。我找到了两盒9毫米的子弹。把它们放到桌面上,盯着它们看。“他死的那天是不是一直有朋友在?”我问。“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格罗莉亚有一段时间也在这儿。我早上看见过她。枪杀是发生在下午3点左右。我不知道那么晚了他们之中是不是还有人留在周围。”枪油从小柜子里发出浓烈的气味。海克特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去上班。他那些贵重的衣服和鞋子都不见了。他平时穿的衣服,一些用旧的东西,如磨破了的衬衫,用坏了的浴衣,几双旅游鞋都还在。架子上塞满了多余的毯子和一个睡袋。我用手在毯子底下摸索着。一开始我摸到一个柔软的有拉链的枪袋;再继续摸索,又发现一个又大又沉的足够装两支手枪的硬袋子。还有一个鞋盒,里面装着擦枪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毛骨悚然。”女管理员看着我把手枪放在梳妆台上,小心翼翼地说,“你怎么知道它们在那儿?”“我和警察住在一起。他们所有的袜子都有股子火药味,他们不用的毯子都有股枪油味,你还没有嗅到吗?”她抬起鼻子四处嗅着:“你准备怎么处置它们?”“我想这些枪不应该留在这儿。任何人都可以进来把它们拿走。除非你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我会把它们交给麦克。他会知道怎么做的。”“我会让你填一张收据。但是,天哪,如果有人说什么,我会要他们打电话给警察。”她没有主动提出帮我把弹药或枪支搬到另一个房间里。我说:“告诉我,海克特最后一天都干了些什么。”“就像一个普通的星期天一样。他会先在洗衣房待一段时间,看看电视节目,然后去沙滩上跑步。如果有人来,他们会与他一块跑步或者一起游泳。我没有看见他走出去,但我也没有看见他进来。这有什么关系吗?”“我想是的。你能问问这幢楼里的其他人吗?”“当然可以。但是警察不是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了吗?”“不,”我说,“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看起来似乎弄清楚了,但事实上可能遗漏了很多。”她四处走动,看着那些原来放着家具的地方:“你是干什么的,麦戈温小姐?”“我是海克特的一个朋友。”我又翻了翻那些有标签的磁盘,“枪杀发生的时候你在大楼里吗?”“我就在楼下我的房间里——这些我都告诉警察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阿尔图纳斯夫人——就是那个杀死海克特的凶手的妈妈——直到她下去我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我看见一张磁盘上贴着“弗兰迪”字样。“这是你要的东西吗?”她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也许是。”我把磁盘放入我的口袋,把录像带叠放在一块,“这些也是。”她从放垃圾的角落里捡起一个蔬菜袋子,帮我打开。“还有一件事,你能不能给我看看枪杀发生的那间屋子?”她畏畏缩缩地不敢往前走。“帮个忙吧。”“好的。我会告诉你是哪一间,但我不会走进去的。今天我可不想再和阿尔图纳斯夫人说话。”我同意了。麦克以前告诉过我,阿尔图纳斯夫人已经把她的儿子火化,什么线索都没了。海克特葬礼的报道出现在新闻上,这位母亲也将在地狱里过上痛苦的一天。我上楼是想亲自走走海克特走过的路,想象着这在电影里会是什么样子。“阿尔图纳斯夫人说她儿子准备跳楼时,都有谁上楼了?”我问。“只有海克特。阿尔图纳斯夫人求他去阻止她的儿子,然后她下楼到了我的房间想打电话给警察求救。”“她一路跑下来的?”“是的。”“为什么她不在海克特那里打电话?或者邻居那儿?”女管理员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好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夫人不想叫警察,明白吗?她害怕如果叫了警察,她的儿子又会被送入精神病院。她下来的时候只想叫一些人帮忙。她告诉我海克特会和她的孩子谈话,让他镇静下来,让他吃药。枪响了,人们才叫了警察。”“海克特是一个人上去的吗?”“我不知道。”好像这个问题触到了什么她不想说的心事,她有些恼怒,“这幢大楼会因为他而声名狼藉的。你问的这些我不知道。我一直在楼下待着。不是我最先听见枪声的。”阿尔图纳斯夫人住在915房间,她的房间面对着后花园,而不是海滩,就像海克特的房子一样。我同女管理员下了楼,向她道了谢。并答应一旦发现什么新情况就告诉她。作为回报,她答应在海克特的房门上加把新锁。我觉得自己像个以恐怖事情为乐的人。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想把每个与罗伊-弗兰迪打过交道的人的动机摸清楚。也想把那些与海克特有关的事情搞清楚。我可以凭着我那有些妄想狂的脑子,想出至少三种海克特死的场景来,但它们与一个忘记吃药和想要跳楼的孩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谁枪杀了海克特呢?动机又是什么呢?我想和麦克谈谈,但我又不想打电话到警察局去,因为他的同伴会以为我在“审问”他。于是,我开车回到了电视台。

他血液里充满了氧化亚氮,脑袋里则充满了汽油。

他会去孩子的小床上睡午觉,靠闻妻子香水的味道度过了一个夏天,手里不自觉会拿起安眠药。

齐默教授并没有死去,他还要继续活着,像个活死人一样活着。

你以为会拳击,就是拳王阿里的对手吗?

他把自己关在家里,哪也不去。

芙苪达再次站了出来,她鼓励海克特去拍电影,那是他真正喜欢的东西,在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的时候,他就不会胡思乱想了,芙苪达的做法收到了成效,而此后多年,海克特变日复一日的拍电影,知道他拍不动为止,他想起了很多年前和芙苪达的约定:这些电影在他死后的24H之内全部销毁。

同样在《幻影书》里,还有另一个故事。

作为本书的主人公,一个在空难中失去了妻儿的作家,齐默教授为了逃离这些悲伤的过往,他酗酒度日而不能自拔,然而,在一次偶然看见的由海克特主演的电影片段中,齐默教授却笑了出来,这是在迷失自我之后看到的一点曙光。所以,他陷入了寻找海克特的道路上,他疯狂的去往世界各地去观看海克特出演的其他喜剧默片,并作了大量的笔记以至于当他回家的时候可以把这些东西整理成一本可以出版的书。

我们需要往前走,需要直面那些不幸。

在读完这本书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想着了臧克家在1949年纪念鲁迅逝世十三周年写的那句话: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齐默教授还活着,他被阿尔玛救了回来,但阿尔玛离去了,他是否可以真正的活着?我想没有,那些说出来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的过往,始终压在他的心头,他穷其一生,都无法逃离这些事情所带来的阴影,因为没有任何的出路,所以他只能这样活着,正如本书的最后一句话所说的“抱着那样的希望,我继续活着。”

大概用了六七年的时间,也就是海克特死亡前夕,这本书几乎完成了。

但芙苪达想要消灭电影的决心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她把那些底片、布景、日记等等任何能证明那些电影存在的东西都进行了销毁,最后,她甚至处理了阿尔玛几年心血写下的海克特生活记录书,阿尔玛因此和芙苪达发生了争执,她推倒了芙苪达,芙苪达撞到了硬物,然后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而阿尔玛在这样的打击和内疚之下,选择了自杀。

茫然和无法凝聚注意力,将成为接下来的常态。

这意味着,在这不为人知的几十年里,海克特又创造了十几部电影,而这些电影没有观众也不应该有观众。然而,当他快走到生命的尽头时,他看到了齐默教授的书,也许他觉得他的电影没有被世人所忘记,所以在那一刻,他后悔了,至少他想,应该让那个喜欢他电影的人来看看他拍的这些电影,但对于芙苪达来说,拍电影并不是她最大的乐趣,她最大的乐趣,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成了这些电影被销毁的瞬间。

再绚烂的泡沫,也只是泡沫,终将会有幻灭的一天。

读完这本书,并不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但放下这本书,萦绕在心头的疑惑和震撼,却迟迟无法褪去。因为小说的最后,在一个故事即将以一种平缓而又充满沧桑感进行结局的时候,关于海克特、芙苪达和阿尔玛真正的死因才被揭开,在那一瞬间,你才发现,原来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如果有一天,我们失去一切,请相信一切都会过去,请相信时间的强大!

一封远道而来的信,打破了这样的宁静,也将齐默教授和海克特的人生联系了一起。那封自称海克特还活着的信,邀请他前往墨西哥某个地方进行面谈,但齐默教授不相信这是真的,第二封也是如此。当一个持枪闯入他住宅的女子,与他在争执中发生了难以言状的情感之后,齐默教授选择相信这个女子,于是,他和阿尔玛一起前往墨西哥,而在去往墨西哥的路上,阿尔玛为他讲述了海克特消失几十年的前因后果。

那天早上,他开车把太太和两个孩子送到机场,这也是他此后最后悔的一件事——那架飞机失事了,所有人员全部死亡,包括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海克特是二十世纪初的喜剧演员,当他在喜剧默片开始展露头角的时候,有声电影的时代来临了,令人好奇的,他在1928年突然消失,人们追寻许久却未得到下落的同时,认为一个从人家蒸发的人必然已经死亡。齐默教授也是这么认为,所以,当他出版了关于海克特电影的书籍之后,他便开始投身于下一个工作,一个还在自我迷失的人,是不能也不应该停下脚步的。

直到有了阿尔玛的陪伴,他才渐渐走出对飞机的恐惧。

但对于我来说,这本重点在于自我追寻的小说带给我的感受并没有多少,因为没有这样经历的我无法感同身受,我只是这样困惑并愉悦的享受的这本小说所带给我的精彩。这放在之前的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刚开始阅读并做笔记的时候,我总是试图在读完每本书之后都一定要有收获,但就像一个生病的人所吃的东西不可能只是苦口的良药一样,每一本书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不一样,它有可能是药,也有可能只是家常便饭,于我而言,此书便是饭,很可口的饭,虽不能治病,亦可强身健体,如此看来,自然也是多多益善。

齐默教授偶然在电视里看到海克特·曼的默片,发出了笑声。

所以,当齐默教授来到海克特的家里,在他和他说了不到几分钟的话后,芙苪达便以海克特需要休息而叫齐默教授去睡觉,第二天,海克特去世了,齐默教授被赶回了美国。齐默教授虽然有点不爽,但他开始预想和阿尔玛的新生活,所以,他开始与阿尔玛保持电话联系、开始整理房间并购买家具,那应该会是很幸福的生活,我想。

只等海克特死后发表出来。

时代把人们同默片分开了,死亡把人们同爱分开了。而把我们与之分开的东西,其实正是它们如此吸引我们的东西。

4

海克特的未婚妻圣琼失手打死了怀有海克特孩子的情人布莉姬,海克特选择埋尸然后逃亡,他选择做一些让他感到劳累的工作,来忘记这种痛苦,甚至选择和一个妓女一起在观众面前上演“爱情动作片”,直到那一年,他挡住了那颗子弹,救下了芙苪达,并和芙苪达结婚生子,不幸的是,他的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这让他再次陷入了自责当中,因为他觉得,那是上天的惩罚,是命运的安排。

在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阿尔玛的左脸上有一个胎记,而她的右脸洁白无瑕,很是漂亮。

阿尔玛接纳了胎记,也找到了自己,还学着用它来判断陌生人的品性。

虚幻的电影,拯救了海克特。让他余生都能活在一个五彩斑斓的泡泡里,至死方碎。

齐默教授只能在赞安诺的帮助下,坐了家人死后的第一次飞机。

最后,他觉得该做个了结了。在一家银行里,他冲向歹徒,解救了人质,也被打了一枪。

当我们世界里最重要的事物,被突然剥夺,我们几乎需要重新学习呼吸,重新学习如何生活。

就这样,海克特后半生一直与自己热爱的电影事业为伴,直到去世后,他的太太烧毁了一切跟电影有关系的事物。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 ,那些让我们崩溃的事,往往都是我们最在意的

后来阿尔玛邀请他坐飞机去看海克特的电影,他还是很抗拒,觉得自己可能会疯掉。

胎记意味着真实,接纳它,就是接纳真实的自己,接纳真实的人生。

直到妈妈给她看了霍桑的《胎记》,乔治亚娜憎恶自己脸上的那块胎记,艾尔默帮她去除了胎记,可是随着胎记的消失,乔治亚娜也失去了生命。

他以为自己如愿以偿的死去了。可是他被抢救过来了,那个女孩说,曾经已经抵消了,现在只是是新的开始。

那个胎记也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清除了它,也就意味着否认了自我。

大概是他儿子意外死亡之后——他觉得那是上天给他的惩罚。

小的时候她跟讨厌自己的胎记,因为孩子们总是为此嘲笑她、欺负她。

保罗·奥斯特的《幻影书》里,讲述了一个在大学任教的教授齐默的故事,他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

有句话说:人生往往这样,你以为的希望,其实是让你陷得更深的绝望;而你认为无尽的绝望,在一拐角却满眼希望。

但,也有可能拥有另一份美好。

前天看一个情感类节目。

主持人使劲拉住冲动的她,嘉宾们为她捏一把汗。

而海克特·曼离开电影后,对一切生活都失去了热情,他只是想赎罪,想自我惩罚。

他这才发觉自己是会笑的,才发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并没有放弃生活。

人必须要接受现实,不管那现实是多么残酷。手术后六个小时,必须确保麻药药效能过去,不然就会陷入更大的困境。

不管是亲人、情感,还是事业、信仰,那些让我们崩溃的,往往都是我们最在意的。

他写完海克特的书,很快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不过书出版完,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那时,齐默正在为一个朋友翻译一本书。

幻影可以帮助我们暂时脱离现实世界的伤痛,但那毕竟只是幻影。

他委托自己好友的女儿阿尔玛帮他写一本回忆录。

这时,我们需要一个幻影。一个足够美好、温馨的幻影,沉溺其中。

海克特,是好莱坞一个有名的默片演员。他天赋异禀,一帆风顺,几乎就要达到自己事业的高峰期。

不过那只能是个缓冲,帮助我们度过最疼痛的时候。

当然,这只是自愈过程中的一部分。

要知道,齐默已经好久不能专注的做一件事了。为海克特写书,成为他唯一可以专注的事情。

那段时间他忘记了怎么生活,忘记了怎么工作,忘记了怎么笑。

男友再次当面狠狠拒绝了她,她崩溃大哭,还非要去追问人家是不是有苦衷。

他知道,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也知道,再也不能变回当初的自己。

一个足够美好的幻影世界

一个女孩不愿接受男友与她分手的事实,专门跑到节目上,想挽回男友。

3

抱着这样的希望,我们继续活着,并努力让它精彩。

面对巨大的灾难,沉溺于虚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从此之后,他告别了海克特·曼这个名字,和他努力了好久的电影事业——他惩罚自己不许再演电影。

1

这本书中详尽的记录了海克特的一生,他愿意让这个故事现世,足以说明了他对现实的接纳与和解。

海克特是什么时候开始重新拍电影的呢?

为了救赎内心脆弱的海克特,他的妻子说服他继续拍电影,理由是:不让别人看见的电影,就不算存在。

跟齐默教授不同的是,海克特的最爱不是某个人、某种情感,而是他的电影事业。

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 1

就像手术前的麻药,帮我们度过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光。

沉溺海克特的电影,让齐默教授暂时切断与现实的连接,又有了继续生活的理由。

首先,他去了死亡女孩的家里,应聘为她父亲店里的店员,努力为他赚了不少钱。后来因为他和死者妹妹的相爱,让他不得不离开那里。

然后,他用自我毁灭和自我侮辱的方式惩罚自己。

于是,他想去看看海克特·曼的其他默片。

最后一步,面对现实

大概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拥有愧疚感,好过痛苦后带来的巨大空虚。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原因是未婚妻在正当防卫时,意外杀死了他的追求者,他和未婚妻埋了尸体,两个人跑路了。

2

幻影终究会破灭的,这是它出现时就注定的结果。

海克特·曼是一个失踪许久的演员,大部分人都以为他早已不在人世。他的默片也分布在各个博物馆。

他戴上面具,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搭档——做一个现场的性表演者。直到有一天,那个女人知道了他的秘密,并以此相要挟。他再次逃离。

结语

对于海克特来说,死亡的到来,终将让他回归现实。

面对不太熟悉的人,她会刻意把右脸露出来。

就这样,齐默教授启程了,去观看了一部又一部海克特的电影,记录了一本又一本日记,他发觉海克特是个表演天才,他想为他写一本书。

之后的人生中虽然还可能存在不幸,但也不能否认会有美好。

往往,比崩溃更崩溃的事,是不愿接受事实的真相。

本文由vns6060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七十七街安魂曲,豆瓣高分小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